那天,余笙从家里跑出去之后,爸妈赶紧给余俊打电话,从小到大,余笙跟哥哥的关系都好,两人无话不说。 余俊对余笙说:“爸妈私自改你的志愿的确做的不对,但是,你不能因此就跟他们产生隔阂。父母没有什么文化,他们做事可能有很多考虑不周的地方,但是有一点不能否认,在他们心中,孩子永远是最重要的。” 余笙心中的委屈无处诉说,但哥哥的话她多少还是听进去了一些。 他说的对啊,父母跟孩子之间,哪有什么隔夜的仇,他们只是用自己认为的对的方式替孩子做了决定。 余笙:“哥,我知道,我只是生气。” 余俊:“哥理解你,要是我也生气,不过气过了,还是赶紧回家去吧,别让爸妈担心。” 余笙回家后还念叨着要复读,余妈被迫无奈,使出杀手锏,“余笙啊,你复读一年耽误的不只是你的一年时间,还耽误了我跟你爸的时间呢,我们又得多劳累一年了。” 果然,说到爸妈的辛苦和难处,余笙态度软了很多,有那么几天的时间没再念叨复读的事。 离开学还有一个月的时候,王昭岩从猴子那里才知道余笙被云大录取的消息。 他意外,但也能理解。 因为云大不比京大差,而且,南方的天气要比北方好,更适合她那样的女孩子待。 但是猴子紧接着又说了句:“可余笙不想上云大,她说要复读。” 王昭岩:“为什么?” 猴子:“我怎么知道,要不你自己问她。” 余笙家里没有电话,之前同学录上留的联系方式是邻居家的。考虑到她接电话不方便,所以高考后王昭岩一直没跟她联系。 在他心中,余笙上京大那是两个人心里不用说出的默契。 王昭岩说:“猴子,要不你哪天把她叫出来,跟我通个电话?” 猴子当即表态:“没问题呀,等着我!” 第二天,猴子就带着几个同学去余笙家找她出去玩儿,一群人跑到自己的小天地后,猴子对余笙说:“余笙,王昭岩让你给他打个电话,一会儿去我家打。” 余笙疑惑:“他为什么不打给我?” “你不是接电话不方便吗?” 余笙:“......” 想的怪多,有什么不方便的。 怕耽误王昭岩干活,余笙特意等到中午12点左右给他打电话。 王昭岩留的是一个手机号,但也不是他的,是他们包工头李国柱的,工地几十号人中,只有那一部手机。 一听说是找王昭岩的,李国柱笑呵呵的扯着嗓子喊:“小王,电话,找你的。” 王昭岩知道是猴子他们打过来的,莫名有点小激动。 他拿过手机:“喂,猴子?” 余笙在这边听到他开口就喊猴子,撅着嘴回道:“王昭岩,叫谁猴子呢,你才是猴子。” “哦,余笙啊。” “说吧,让我给你回电话干什么?” 王昭岩:“恭喜你考上云大。” 余笙:“你就是要跟我说这个的?可惜啊,我不打算去云大。” 王昭岩:“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想去云大?难道你觉得复读会是更好的选择?” 余笙:“王昭岩,你没话说我挂了。” “余笙?” 王昭岩怕余笙真的挂电话,赶紧急急的喊她一声。 电话里是沉默的电流的声音,余笙并没有挂电话,但她也没有吭声。 王昭岩知道她还在听:“余笙,其实云大并不比京大差,而且,云城比京都的环境气候好多了,那里更适合你。复读,只会浪费你一年的时间,有时候一年的时间会让很多东西改变。” 如果父亲晚一年生病,说不定此刻自己也正沉浸在即将迈入理想大学的欣喜之中。 虽然王昭岩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是余笙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 其实她已经决定去云大了,只是她不满王昭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在那里违心的劝她。 早在对这个社会上的职业有一定认知的时候,两个人就谈过关于理想的话题,也早就商量好要一起上京大的建筑学院的。 原来他也并没有忘记。 余笙态度终于缓和了一些,她说:“王昭岩,我决定去云城上学了,你还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王昭岩沉默片刻,“余笙,不管你在哪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希望你在追梦的道路上别忘了照顾好自己。” 余笙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她说:“好的,我知道了。” 其实她想说的是:王昭岩,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报了云大? 挂电话的时候,直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余笙才轻轻说了句:王昭岩,我的志愿被我爸妈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