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岩,你又弄来这么些人,到底是啥意思啊,难道我们干的不好吗?” 经老刘这么一问,王昭岩才意识到,大家可能误会了。 他笑说:“你们想啥呢,干好自己活就行了。是我的疏忽,忽略了大家的感受,一会儿我去给大家解释清楚。” 老刘一听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就忍不住多问了句:“那到底是干啥的呀,方便透漏一下不?” 王昭岩说:“你去通知大家,晚饭后开会。” 夜晚,王昭岩将大家召集到一起,包括新招来的那一批人,他说:“谢谢大家这大半年来对我的支持,各位的担心我已经知道了,我在这里保证,只要你们愿意跟着我的,只要有我一口饭吃就不会让你们喝白开水。 扩大规模,是为了让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大,有足够的人力干更多的项目。这样的话,我们的名声在这一片也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就不用愁没活干了。” 有人小声嘀咕着:“那在没接到新项目之前,我们的活岂不是要分出去一部分。” 王昭岩笑说:“新来的同志不会对原有人员有任何影响,他们的项目马上也开工了。这几天,就先休息休息,生活费我出。” 经王昭岩这么一说,大家的心才算彻底落地。 后来王昭岩在接受采访时回忆当年的创业之初,他说,到2004年结束的时候,他的手下已经有了将近百十号人。 *** 寒假前,猴子终于借着即将要找工作了这个借口,跟家里要钱买了部当时正流行的诺基亚手机。 手机拿到手的时候,他高兴的摆弄了一个多小时,其实那个时候,手机的功能还很简单,除了最核心的打电话和发短信功能,最吸引人的就是听歌和拍照功能。 猴子将一系列亲朋好友同学的联系方式都存上去之后,赶紧先给王昭岩发了条短信,告之他的手机号码。 那时候学生用手机已是奢侈,能发短信的绝不会打电话,为了省钱。 余笙没有手机,所以收不了短信。 猴子本想用电话卡打过去告诉余笙他的手机号,但几经思考之后,还是决定用手机打过去炫耀一下。 这次又是老大接的电话,她看一眼电话号码,喊正在写作业的余笙,“五儿,电话。” 余笙边起身边说:“估计是我哥,问我什么时候放假。” 老大瞅一眼来电显示,“不是,是京都的号,应该是去年在火车站碰见的那两个高中同学吧。” 老大是京都人,所以她对京都的号特别敏感。 余笙愣了一下。 京都? 会是他吗? 不太可能,这都一年没和她联系过了,而且,换了联系方式都没有告诉她。 余笙拿起电话,“喂?” “余笙,猜猜我是谁?” 猴子在另一边捏着鼻子尖声尖气的说。 虽然跟预想的一样,不是她所期盼的人,但是余笙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余笙笑道:“猴子,装什么洋腔。” 猴子:“哇,这都能听出来了,是真朋友!” 余笙:“别自作多情啊,我是看出了是京都的号,那边我就只认识你。” 猴子:“那不还有昭岩吗,呵呵,承认一下有什么关系。” 提到王昭岩,余笙开始转移话题,“猴子,这是你手机号啊,什么时候买的?” “刚买回来,这不一办好号了就立马给你打电话通知来了。” “哎呀,谢谢咯,我真的好荣幸啊,你能时刻记着我这个老同学。” 猴子嘿嘿笑起来。 两人还没聊几句,话题不知怎的又跑到王昭岩身上了。 猴子问余笙:“余笙,你知道昭岩现在当老板了吗?” 余笙语气中透着讽刺:“哟,当老板了呀,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呢,管人家那么多干嘛。” 猴子听出她语气不对,“你们两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我怎么听你说话满是火药味呢。” 余笙:“我跟他吵架?怎么可能,我们从来都没联系过,即使想骂人也得能找到联系方式呀。” 猴子突然觉得不对劲起来,以前,余笙跟王昭岩的关系,那是比跟他要好的,怎么现在跟有仇似的。 猴子:“余笙,你什么意思?你怎么会没有昭岩的联系方式呢?去年,他往你宿舍打过电话好吧,那不都是有来电显示的。” 往宿舍打过电话? 余笙觉得自己会忘掉所有人的电话,但绝不会漏掉王昭岩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