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六儿啊,怎么你说你室友的时候,这口气听起来这么踏马贤妻啊,你们俩大男人一起合租,难不成他其实也是你老……”夏轩听完了之后忍不住有小心思冒上来,悄咪咪地开口。 主要是她们俩跟老非面过基,还不止一次,毕竟H市跟N市高铁就一个半小时,周六约起来到网吧包夜还挺方便的……说实话,老非长的是蛮不错的,高高瘦瘦白白净净,跟平时直播骚话连篇的形象相比较,很有差距。 所以这么一想……老非长得一脸受样,加上许可又说FOUR声音巨无敌总攻,那这岂不是……啧。 “喂喂喂打住,土猴你最好今天晚上都不要有这种心思出来啊,”老非赶紧喊停,把夏轩那个“老公”的另外一半生生捂回她肚子里去,“老张他金刚石直男望周知,对别的gay佬是没什么意见,但他要被强行凑cp……的话,你会在游戏里感受到什么叫做被系统针对。” “卧槽,忽然怕了,你室友是不是很不友善啊,游戏打不好该不会被骂得狗血淋头吧?那我是不是该溜了?”夏轩忽然被说得毛毛的,斜眼瞅了一眼许可。 许可看她一眼,不咸不淡道:“我觉得FOUR人还蛮不错,一般直男被莫名其妙的人说是基佬的话,都挺不爽的吧,你圈地自萌YY老非也就差不多了,别搞他。” “对对对,还是我kk知书达理,土猴你自己用力反思反思。”老非说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卧槽,我也不能YY啊,我也梆梆直好吗!我有过女朋友的好吧!kk你过来,我打不死你!” 张铭祁刚开门进来就看到任子嘉这傻货在电脑面前捶胸顿足,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才发现有条五分钟前发来的微信。 估计是任子嘉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吧。张铭祁想到这儿就懒得再看了,把电脑手机扔到沙发上之后回房间打算洗个澡换衣服。 “诶,你咋现在才回来啊?”任子嘉这才发现后面有人,转头问了句。 “游戏有个场景的渲染做得不好,跟美术组开会到现在。”张铭祁低声应了句,“你们先玩会儿吧,等我十分钟。” “OK”任子嘉摆摆手,用语音通知对面那俩小矮子:“人到了,再稍等一下。” 十分钟之后张铭祁冲了个澡换了件衣服出来,开机连麦上游戏,任子嘉在他那台机子上把他拉进他们的群聊,就能开群通话了。 “开始吧。”张铭祁在游戏里联系L(npc),接下第一个任务,抢全福银行的那个。 任子嘉也是有高级公寓的老同志,接下跟张铭祁同样的任务。 夏轩这头刚听见这个声音立马就激动了,飞快地捂嘴看着许可,伸手悄咪咪把麦关了,少女心泛滥地嘤嘤嘤:“天哪什么极品啊啊啊!这踏马不是声优吗?听起来好像也没用声卡,沃日勒鬼了,这完全少女梦想中的声音啊!” “卧槽,想见真人啊,要长得也跟这声音一样……那简直就是造物的男人啊!晨曦之子!我路西法大人!” “科科科……”许可冷眼旁观,忽然收到张铭祁的steam好友邀请,点击确认。 “我开车带k,你带另一个。”张铭祁发送任务邀请,一边伸手从兜里摸出烟盒,想了想又把烟放到电脑桌上,从抽屉里拿了一盒黑加仑味的薄荷硬糖,拆开扔了一颗到嘴里。 任子嘉看看他,也伸手向他要糖吃,一边给他介绍:“另一个本名夏轩,游戏里叫土猴,kk本名许可。” “……了解了。”张铭祁正吃着硬糖,说话就显得就有些含糊,认真尝了尝糖的味道,觉得还不错,这才随意地把它拨到一边去,慢悠悠地开口道:“上车吧,许可。” 许可听着耳机里张铭祁吃糖的声音都莫名被电了一下,总觉得牙齿和硬糖碰撞的轻微的声响……很有些蛊惑的味道,再加上他含混低沉的声线……简直要命。 她平时跟队友游戏语音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仅仅是在现在,许可忽然发现,用耳机太仔细地听一个人的声音,这样几乎零距离地听着……这样的举动,太过亲密了。 更何况他在叫她的名字…… 许可。 夏轩在旁边也听得哆嗦,一边爬上老非的小破车一边关麦跟许可真实控诉,“我受不了了!这声音一听腿都软了,还玩什么游戏啊……是我路西法大人本尊了,嘤嘤唧唧……许可你要坚强啊,用力苟住,打好辅助!” 许可无声地叹了口气儿,在副驾驶上飞快地解锁了三个黑客程序(和贪吃蛇玩起来差不多),然后报告:“可以了。” “……唔。”张铭祁应了一声,一路飞快地飙车到工厂换了车,又跟许可一起回到队长的公寓车库。 老非和夏轩那边也没什么问题,跟他们这队就是前后脚的时间差。 开启全福银行差事:骷髅马任务 一般这个任务玩到第二遍的话大家都是开着骷髅马(原型三菱EvoX)去抢骷髅马的,因为这车速度不错,装甲版本的防弹性能杠杠的,做起任务梆梆快。 张铭祁和任子嘉两人这游戏玩得都还挺多的,基本上抢劫任务能做的都做遍了,钱都是十万十万地搞到手,车库里就停得满满当当。 许可坐上张铭祁的骷髅马没几分钟,他俩就把停车场楼顶能撞的都撞翻能枪毙的都毙倒,抢了车赶紧溜溜回到天桥下莱斯特(游戏npc)约定的地方。 开启全福银行差事最后一步:抢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