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铭祁快上场之前随手把刚才玩着的switch递给许可,一边从小黄椅上站起来一边对她道:“要是篮球赛看得无聊的话,就玩会儿这个吧,基本上热门的游戏我都买了。” 许可乖乖点头,默默地接过游戏机,心里奇怪为什么他会发现自己对这什么篮球比赛毫无兴趣,她有表现得很明显吗? 还有就是,张铭祁对她的态度怎么忽然热络起来了,还借给她游戏机玩?要换了是她,把自己的设备给别人玩,就好比是把家里的房产给转让了,门儿都没有。 任子嘉这时候过来给张铭祁递了一瓶水,大概是想收买他,因为他接下来的话是,“老张,我今儿请许可来我们公寓玩,你的那些设备我都借用了,先提前跟你说一声。” 张铭祁一面听着一面打开矿泉水的瓶盖,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转而低头看看许可,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许可这会儿得费力地把头抬到最高才能看得清张铭祁的脸,才发现他不仅是坐着看起来高,站起来更是高得要命,甚至比老非还多出四五公分。那个子估计全长腿上去了,许可暗自在心里比划了一下,最后满是挫败地发现,张铭祁那大长腿估计得拉到她的胳肢窝去。 “那你打完球赛得回公司吗,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公寓里就我跟kk两个人吧?”任子嘉得到了张铭祁的准许之后,忍不住冲许可挤眉弄眼了一番,把另外一瓶水递给她,一边又追问道。 估计是老非这话说得太有歧义了,简直像是他们俩要在公寓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许可明显地看见张铭祁停下手上正喝水的动作,漂亮的喉结略微滚动了两下,沉吟了好一会儿才犹豫地开口: “你们……最好的话,还是去开个房吧,实在不行……可以把那两台PS4pro和手柄都带过去。” 许可的手一抖,瓶子里的水就洒出来了不少,受惊地看看任子嘉,见那货也难得转不过弯来。再转过来看看张铭祁,就看到他的脸上满是认真,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许可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合着张铭祁把她跟老非想成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奸情了?这什么跟什么,她“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可是老非是有家室的人啊,贵圈这么乱的? 张铭祁看许可满脸震撼,反思是不是他刚才这话说得太直接了,让人小姑娘不好意思了?还是说……她对于到外面开|房这件事情,比较抗拒? 只好缓和了口气,自以为让了一步地开口,“你们要是就在任子嘉房间里……那也没关系,我估计晚上十点钟左右回来吧……在这之前家里都没别人。” “不是——” “我——” 被乱点了鸳鸯谱的两人几乎是同步开口,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许可给了任子嘉一个解释的机会。 “老张,许可就是我一哥们儿,待会儿回家里我俩就打打游戏,没打算干别的什么,你别想多了,这完全是纯洁的朋友关系!再说……你就看她那样,完全飞机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霞姐才是啊……”任子嘉今儿这求生欲大概是离家出走了,刚坑完张铭祁,这会儿又来黑许可,绝对是嫌命太长。 许可本来脸上就没什么笑容的,这会儿的脸色更是由绿转黑,狠狠地踢了任子嘉的小腿一脚,轻声开口:“成,你用力记住你刚才的那句话,我反正已经记住了。” 任子嘉顿时吓得“诶呦诶呦”地蓄意喊起疼来。 张铭祁随手把水扔到座椅上,看到他吃瘪心情也变得很好,半眯着眼睛等比赛开始。中途慢半拍地想到刚才的那个误会,这事儿对任子嘉来说当然没什么,但许可一个小姑娘,可能会觉得不自在吧…… 便微微低下头看她,诚心开口:“刚才抱歉,是我还不清楚状况。” 因为其实一开始,他就自然地把许可跟任子嘉代入成了网恋转线下的什么,开始打那盘吃鸡的时候还挺惊讶许可的技术,后来任子嘉让他也来玩gta,纯粹就以为是……带妹上分什么的。 许可刚刚满脑子都想着待会儿下午要怎么虐任子嘉才好,就忽然听到了张铭祁的这一声抱歉,一时间竟然惊讶的反应不过来。 倒不是因为他此刻温声说话有多么好听,简直像是盛了朗姆酒的巧克力,温柔又醉人。 而是这年头,会道歉的人可不多了。 许可忽然发现自己的嘴好像变笨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轻轻地摆手加摇头,表示没关系。 她跟任子嘉组队两年多了,就凭他那张老司机的嘴,被当成是一对儿的次数还少么?说起来,要是不是夏轩深深迷恋着她的木头桩子,那他们这“三角恋”还能更复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