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的话音落毕良久之后也没听见张铭祁有什么反应,转过头来认真地盯着他,就发现张铭祁这会儿微皱着眉,还在仔细考虑这件事儿。 许可一看简直开心飞了,他这么上心地思考这个脑洞,岂不是说明真的有可能去做?岂不是说明她有生之年真的可以玩到以她的想法创造出来的一款游戏?抢劫、猎杀、反追杀,简直帅爆了啊! 张铭祁拿定了主意之后,就看到许可这会儿简直是满心期待又满心欢喜地对他行着长久的注目礼,心下蓦地一软,旋即微微点头道:“想法不错,你给我交个施行方案上来,到时候再看看。” “真的啊!”许可的眼睛里大概全都是小星星了,光听她的口气也知道她有多激动。 张铭祁觉得许可这样子真的完全就是个小朋友,忍不住又带了些笑意,可话却是给她泼冷水来的,“别高兴的太早了,《SPY》策划组的二十个提案交上来,在我这儿也不一定能过一个。” “Yes,sir!”即便他是这么说的,许可还是乐得不行。一边又忽然发现,张铭祁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本来是很硬朗的面部线条,这么一笑之后软化了不少,简直像是涨潮的春水一般,温柔得不像话。 那原本的嗓音,也带上了许多温度,温凉而有磁性。大概是冬日的雪夜里,堪堪烫到一半的烈酒,入喉之后辛辣而甘醇,仅仅一口就让人微醺了。 张铭祁听她一本正经地喊“Yes,sir”的时候又忍不住觉得好笑,微微动了动喉结,想到从公司回来到现在都快三个小时,中途估计是玩游戏太入迷,竟然一点也没想到抽烟。只是现在开着车,大概是习惯问题吧,烟瘾就上来了。 “吃糖吗?”但毕竟还戒着烟,他算算是有整整一周没抽了,这会儿把时间打发过去就行,又道:“在这边的格子里,顺便也给我一颗。” 许可听他这么一说,就想到上次玩gta的时候他也在吃糖,当时那个含含糊糊的声音简直是心动瞬间了……光是这么一想,许可就莫名觉得脸热热的。 一边伸手帮他拿出糖,发现他吃的是familymart里在收银台旁边的货架上都会有的利口乐硬糖,薄荷味的,她之前很喜欢这个牌子的黑加仑味。 许可打开盖子,拿了一颗递给他,一边好奇地问道:“你很喜欢吃糖?” “并不吧,甜食在平时都不太吃……但是最近在戒烟,犯烟瘾的时候嘴空,只能吃糖。” 张铭祁一边低头接过糖,随手塞进嘴里。 许可的手在中途难免碰到他的指头,几乎是一瞬间,心脏就上蹿下跳的,简直—— 她怕不是发了疯吧…… 于是赶紧也给自己喂了一颗糖压压惊,觉得以后得远离张boss,爱惜生命。 “你这次放假有多久?”张铭祁叼着糖开口。 “拼拼凑凑三天吧,明天晚上就回N市了。”许可正襟危坐,认真回答。 随意地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了,张铭祁又问:“你不是说还有很多游戏想玩?那明天还来我家吗?”其实主要还是……可以再讨论一下《SPY》。 许可惊了,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张铭祁,他这是在邀请她?老天爷?“想是想的,可是晚上就要走了……时间会不会太赶?”嘴上还是很诚实。 “你可以带着行李来,明天晚上我送你去车站,我家离车站比你家更近。”张铭祁不动声色道,在他的直男视角里,估计完全没觉得这种强势的邀请得是多……诱惑人了。然而更诱惑的还在后面—— “而且明天我放假,下午打算跟任子嘉去玩《暴风突击》(一款融合了密室和WarGame的游戏),本来是要求四人一队的,老板跟我很熟才答应两个人……不过要是加上你和林夏(任子嘉前/现女友)的话,就刚好凑满。” 毕竟,四个人玩的话游戏体验更好。 “好。”许可一听到这游戏名字的瞬间就沦陷了,密室+WarGame完完全全就是她的菜好吗!而且《暴风突击》在H市的门店预约周期超长,几乎是天天都爆满,好几个月才能体验一次。 老天爷,她好想哭啊,张铭祁为什么这么懂她啊! “那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你几点出门?”张铭祁这会儿的口气,简直是他平时在公司开完会、把各位同僚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同款,透出了得体的满意。 许可想到自己平时的起床时间就心虚,扣巴了两下反正今天晚上不熬夜了,那明天应该可以早点出门的。 只是这样对他来说有没有太早? 许可忽然发现自己还是很善解人意很体谅别人的,说道:“你大概几点可以到啊,我都可以的。” “这取决于你想早点来还是迟一点。”来自直男的回复。 “……早一点。”来自直女的回复。 “那我七点半就到。”张铭祁眯了眯眼,拍板决定。 许可愣了,早一点是这么早的吗? 那她……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