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琛极淡的勾了勾唇。眼前的女人眼神里的自信与打量太过明显。同样是眼睛长在头顶上,他不知怎么忽然想起刚刚那女人。 其实,的确长得不错。 “咳,那个韩琛啊,你带小姚去熟悉熟悉环境,然后工作什么的也都交代一下。” “熟悉环境就不用了,有案子就直接工作吧。”姚晚道,笑着看向杜局,“您说呢。” 杜局倒是不太意外。有能力的人,多多少少有点自己的性子。傲一点没什么,反正他们局里有个更傲的他都忍了这么多年。 韩琛不用浪费时间当导游,眉心微舒,“那我先走了。” “你等等。”杜局叫住他:“不是说高宣案有进展了吗?姚晚负责这个案子,也别抽人手保护潜在受害者了,你去就行。” 韩琛脚步倏然一顿,舔了下牙槽,“您是在开玩笑?” “检查你也不用写了。”杜局笑眯眯的,“尽快提交工作报告做自己该做的事去。” 姚晚有些意外的看了眼韩琛,她当然不会认为杜局对她另眼相看,刚一来就分韩队长的权。这倒更像是对她的一个考验。至于为什么让韩琛做保护工作,她还真是没看明白。略一思索,姚晚道:“多谢杜局信任,我会尽快完结案子。” 说完,她也不多停留,转身走人。 韩琛瞥她一眼,把门关上。 嗷嗷待哺的一帮刑警们忙了半天,没等来老大的爱心午餐,倒是等来了新一任警花,他们突然觉得,值了! 午餐是什么,能有妹子重要吗? 只有时小今,默默的对着玻璃照了照自己能拧出油来的头发,抬手把苍蝇拍一样的刘海贴拿下来,顿时……更不忍直视了。 原来女警也可以长发飘飘,香气袭人的啊! 她一边想,一边跟着站起身,象征性的鼓掌表示欢迎。 “大家好,我是姚晚,任副队,多的不说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熟悉。高宣是你们抓捕的,应该比我更熟悉这个案子,从现在开始……”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时小今举手,“我们韩队呢?” “没错。这个案子应该是由韩队全权负责,他没来,任何指令我们都会合理质疑。”傅七不咸不淡道。 其他沉迷于女神颜值和声音完全忘了老大的人也回过神了,“对啊,我们韩队呢?” “姚副队,要不有什么指派等韩队来了再说吧。” 姚晚低垂着眼,手里的资料夹规律地敲在手心。没想到韩琛在刑警中的威信如此高,看来还是有真才实学的。那更好,她笑了笑道:“韩队长有其他重要任务完成,杜局的意思是,这个案子我来全权指挥。有什么问题,你们自己去问韩队。我知道一个完全陌生的新人来指挥,你们肯定不服气,没关系,意见可以保留。但现在,我需要你们把这点不满先压着。高宣手下十四名受害者的惨状,我是从新闻上看的,你们是亲眼看的。现在这样一个危险性极高的犯人跑了出去,很可能这一时刻已经决定好下一个目标是谁,一切以案子为先。”她抬手看了看表,道:“现在是十一点零五分,我给你们半小时时间解决午饭。半小时之后回到这里,我们开会。” 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的行事作风,不过却也获得了大家的认可。 姚晚走后,傅七瞥了眼神游的时小今,抬手掐了下她脸颊:“怎么,有危机感了?” 时小今眨眨眼,“我还挺喜欢她这风格的,就是对她当副队有点意见而已。我心中的副队一直是你啊七七。” 傅七笑了笑:“她很适合当副队,走了,赶紧去吃饭,顺便把你头发洗一下,男人都没你这么糙。” “可是……” “小今。”傅七拿上手提包,声音很淡的道:“我从来就不想当什么副队,能当警察就心怀感恩了。” 时小今愣了愣。她觉得傅七眼里似乎闪过什么,但那情绪太复杂,她没看懂。 深夜临近十一点,许星开车回家。 拐进小区前,她从后视镜中看了看,依旧是没有什么可疑的,仿佛在告诉她自己的多心。 可无缘无故,怎么会有被人跟踪的感觉? 她皱着眉头开进车库,刚从挎包取出门禁卡,就瞥见电梯正在缓缓关上,忙叫了一声:“哎,等一下。” 有人摁了按钮,电梯门再次打开。 “谢谢啊。”许星小跑着过来,神色却突然一顿——电梯里面,只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陌生男人! 她半天不动弹,男人有些不耐烦了,“你到底进不进来?” 许星看了看他,退后一步举了举手机道:“不好意思,我要打个电话。” 男人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 电梯门渐渐关上,地下车库里的空气带着凉意,许星摩裟了下肩臂,等下班电梯。 回到家打开门,糯米不出意外的正对着她蹲坐在那,见她进来,摇着尾巴前爪扑到她膝盖上。 许星把它扒拉下去,关上门。 仿佛察觉主人心情不好,糯米一个劲儿的试图把自己爪子搭在她手里。 许星握着毛茸茸的前爪,心情轻松不少,去检查了下糯米今天的饭量,给它喂了点营养膏,顺便把犬舍给打扫了下。做完这些,才简单的洗漱了下上.床睡觉。 她的睡眠质量一向好,今天却失眠了,感觉躺了很久,看了眼电子闹钟,才过了五分钟。 对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许星起身来到门口,反锁上门,站了片刻,没有回卧室,反而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中输入“高宣”。 页面上跳出来的,都是一些触目惊心的字眼,诸如:“连环杀手”、“残忍剖腹”、“十四名受害者”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