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多将焦点集中到凶手身上,受害者的信息并没有透露出来,不过还是有受害者家属当初求助于新闻媒体的视频。 许星下滑鼠标,想要找一张有关受害者遇害时的图片,反而出来一张高宣被逮捕时的图片,神色木然,带着一种诡异的平静——和她那天早上看见的一样。 那天在公园,许星其实已经察觉到什么,那是一种从脚底升起的凉意,让她头皮泛起麻意,仿佛在提醒她,快跑! 可那一瞬间,她的身子偏偏扎了根般僵直,动弹不得。 只是她要面子,不想跟别人说她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吓得像傻子一样愣在原地。许星抱着双腿静静靠在座椅上,电脑屏幕发出来的光映在眼里,微微刺目。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许星在晨练的时间照常出门,电梯口等了一分钟,拐角处便准时出现那道清隽温润的身影。 顾岑走来,看见许星,唇角微微扬起笑意,只一瞬,那笑意又淡了下去,微微蹙眉问:“昨晚没休息好?” “嗯。”许星点头,“所以等在这儿找你开药。” “是从什么时候起,你跟我这么客气了?”顾岑低头看着她,几秒后移开视线缓声道:“下次有事直接去我家就行。昨天早上你的精神还不错,不会是身体原因。吃药副作用大,我在医院让人抓点草药做个枕头给你,这几天,注意不要喝咖啡和茶之类的饮品。” 许星垂头,脚尖点地轻轻应了一声。 电梯到了,两人进去。 狭窄的空间里,顾岑身上淡淡的清冽香气萦绕在周围。 “是从什么时候起,你跟我这么客气了?”许星脑子里回想着这句话,闻着他的气息,鼻间一酸,偏过头。 “听说你常去跑步的公园被警察封了,你昨天在那里遇到什么了?” 许星顿了一下,摇头:“没有。” 顾岑看着电梯镜面映照中,许星微皱鼻翼,明显有事隐瞒的样子,略过这个话题。 因为顾岑要去地下一层,许星就先出了电梯。 她刚走出小区,那种隐约的感觉便越发明显——有人在注视着她! 许星呼了口气,走到保安室外敲了下窗:“麻烦帮我查一下监控。” 保安先是一愣,随后为难:“不好意思,监控是不能随便查的。您是有财物损失吗?如果数目在五千元以上才可以……” “我怀疑有人跟踪我。” 保安顿了顿,道:“这种情况我建议您先去报案,如果警方有什么需要,我们这边是可以提供监控录像的。” “小星?”顾岑经过,降下车窗,侧身问:“出什么事了?” “这位小姐说她……” “没事。”保安话说到一半,就被许星打断,她笑了笑道:“我手机丢了,过来想调监控。你去上班吧,别耽误了。” 顾岑目光有些深的看着她,良久“嗯”了一声离开。 许星微微拧眉,转身回去。 她今天没有心情晨练,还不如直接去医院。如果她没记错,今天需要签字一批最新的购买药剂清单,还有一个vip客户指名她做手术。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种不详的预感。许星指间轻摁右眼,手下是微微跳动的触感。 这种隐隐不安的感觉一直持续,医院的路上,许星有些出神。正想着什么,突然瞥见前方一辆车好像失控了般左右横撞,天桥的栏杆被撞出大大小小的凹痕,一时间惊叫声不断,不少车主紧急刹车后退,许星也一样。可她很快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车不受控制,刹车失灵了,停不下来! 许星瞳孔骤缩,眼见着车子向她撞过来,周围人已经叫喊出声,甚至闭上了眼睛。 电光火石间,她完全是下意识的转动方向盘。 车子险险避过对方。 可还没等松口气,车子已经直直撞向护栏。 她根本来不及再次变换车向,这样的速度,完全可能翻车。 要死了,许星脑中只剩这个念头。 一声巨响! 她被突然弹出的安全气囊砸得头好像裂开了一样,靠在座椅上,眼前开始天旋地转,隐形眼镜也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她侧了侧身想要解开安全带,手上却没什么力气,这时,她突然感到车身摇晃了下,有人在用力踹车门。 意识消散前,许星眼前只余一道逆光的人影,他扒开车门,俯身解开安全带把她抱出去,身上有着淡淡的青木香,似乎是香皂的味道。 这年头谁还用香皂啊? 可居然,还挺好闻。 再次醒来时,许星听见一道有点熟悉,音色却极好听的低沉嗓音:“先把那个肇事者扣押着,把他的社会关系都排查出来,虽然理由过得去,查证也无误,但太巧合了。”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些什么,男人淡淡应了声道:“排查他的社会关系,银行账户有问题的可能性不高,他们这种人大多现金交易……” 听见响动,男人止了话音,回头扫了许星一眼,撂下句:“就这样,以后再说。”便挂了电话,顺手扯过旁边的椅子坐下,黑眸静静的注视着她,“许星……” “原来是你跟踪我。”许星语气微弱,气势却不小,抢在他前面冷笑一声:“你还在怀疑我跟那个什么高宣有关系?我是受害者好不好?我要去你上司那告你。” 韩琛沉默一瞬,微微挑眉,声音低低的:“你就是这么跟救命恩人说话的?” 许星卡了一下,隐约回忆起即将撞上护栏时,好像是有一辆车横向冲过来挡住,整个车身被推向护栏,似乎……撞得不轻。 还有那个把她抱出去的人……原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