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琛把车窗打开,露出半张脸,声音有些低:“什么事?” 听出他话里的不耐,许星却依旧笑意盈盈的,“我想去超市买东西。” 韩琛“嗯”了一声,微抬眼梢:“所以?” “所以我想让你和我一起。” “.…..” “不可以吗?我以为保护都是贴身的。”许星故作诧异。 “那是保镖。”韩琛没什么情绪的说:“如果不是必需品我建议你明天买。”他关上车窗。 “诶?”许星把手挡在车窗上,韩琛眼疾手快的摁停,重新放下窗子,面色不善的看她:“许小姐。” “我请你吃饭吧,都这么晚了。” “吃过了。” “那你去我家里住吧,这样更方便。” 韩琛微眯眼眸,就见女人面不改色地笑道:“其实你之前说错了,我家最干净的地方是我弟许安的房间,不过他一年才回来一次,刚好可以空出来给你住。这房子买的时候没想有其他人来,所以卧室面积很大,但也只有两间。如果你不喜欢,我在市区还有套房子,客房很多,明天就可以搬过去……” “许星……”韩琛手撑在座椅上,身子微倾,黑眸就那么盯着她,漫不经心的笑了声:“警方不会让没有自保能力的老百姓做诱饵,我以为自己表达的很清楚。” 她想让暗地里的跟踪者知道一个消息,她身边有人。这样既能让对方有所顾忌,不敢行动,又能保证自己不是被抛出来的诱饵。至于怎么抓到犯人,那不是她需要考虑的事。 许星静了半响,说:“我知道。” “但你不相信。”韩琛淡淡地说。他揉了揉眉心,打开车门下去,“住到你家,我无所谓,只要你不介意。” “我相信你。”许星缓缓地说:“我相信你,我就是……害怕。” 韩琛脚步一顿,回身看她。 正是盛夏,许星衣着单薄,短袖短裤,字母腰带长长的垂下来,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腿,身段窈窕,俏生生的站在那,不像已经工作几年当了院长的人,反倒像是还没毕业的大学生,眼里,是她不再刻意掩饰的惊惶与无措。 “被盯上的不是你,生命随时有危险的不是你,再次睁开眼可能就在某个肮脏的地下室,全身被绑,身边站着没有人性的杀人犯的,更不是你。”许星舔舔唇,烦躁的捋了下头发:“是你让我相信车祸不是意外,跟踪的另有其人,保护还不够,我需要你给我安全感。” 韩琛只在初当警察时做过一次保护工作。当时一辆不起眼的车里,两个人盯梢,睡一觉起来全身酸疼,还有着盒饭的味道。他对这个工作既不熟悉,也谈不上喜欢。被保护的人担惊受怕正常,但这么理直气壮要求安全感的,他还是头一次听说。 手机在掌心里打转片刻,韩琛垂眸哂笑一声,“那就走吧。” “去哪?” 他慢条斯理道:“超市。” 许星:“……” 她就是随口一说,钱包手机可都没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