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许星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韩琛去超市不过是买些日用品,夏被薄毯之类的。用他的话说,就是床上用品,他不习惯用别人的。 许星一路抱着他的“战利品”回来,居然也没异议——她当然不敢有异议,韩琛明显是个在某方面异常讲究的人,没让她天天把房间收拾干净她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指使一个女生干体力活这种事,权当他职业原因……平时肯定没少让女警干活。 回家后,她第一时间瘫在沙发上,糯米拱她都没反应,直到门铃声响。 这个时间,刚好是他下班不久。 许星一个激灵起身,对着电视背景墙上可以映出人影的地方整理头发。 韩琛正在厨房倒水,她的反常清晰映入眼中。 许星收拾的时间不短,可外面的人也不急,摁铃声依旧是不急不缓的。 她打开门,顾岑站在外面,嗓音清润地问:“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有,我还没睡。”许星抿唇笑,低了低头:“这是你缝的枕头?好香。” 顾岑把枕头递过去,“今晚枕它睡的大概会很熟,记得定好闹钟,免得上班迟到。” 见许星挡在门口没有把自己请进屋的意思,他顿了一瞬,轻笑着伸手揉她脑袋:“我们小星长大了,家里是不是有朋友在?” 许星下意识的反驳:“没有。”说完,又有些懊丧的垂下头。 顾岑和她从小认识,彼此之间太过熟悉。她说谎,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顾岑看出来,并不在意的笑笑,点头:“没有就早点休息,我先回了。” “那个......”许星下意识出声,微微心疼地叫住他:“你也早点休息,晚上就别熬夜了。” 顾岑脚步一停,“小星,你很久没这样和我说话了。” 许星没吱声。糯米见着顾岑很亲热,想从她脚边出去,也被她给挡了回去。 顾岑眸光微闪,瞥了眼不依不饶耍性子想要出来的糯米,清朗的侧颜上表情淡淡的:“知道了,今晚会早点休息。” 许星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莫名低落地关上门。 顾岑外衣搭在臂弯上,手里还提着公文包,家都没来得及进就来送安眠枕,她是无论如何也保持不了之前下定决心的疏离,更何况……她也不想真的就这么疏远了。 脚边糯米是有脾气了,抱着她腿不撒开。许星轻轻踢她,她就转过身拿屁股对着自己。 正和糯米斗来斗去间,一道低醇的男声突然响起:“暗恋的人?” 许星这女人有点傲,警惕且敏感,身上带刺不好接近,却能在这个男人面前露出小女孩的一面。 许星动作一顿,缓缓转身。靠!忘了家里还有个人了! 韩琛正捧着玻璃杯慢慢地吹着,靠在门边,淡眸透过袅袅的热气静静注视着她。 她脸一热,硬撑:“关你什么事?” “顾岑,30岁,三甲医院工作,外科医生,技术精湛……没有女朋友。一个条件如此出众的男人,却几乎禁欲,为什么?” 许星脸刷的冷下来,“你调查我。” “常规程序,在你的社会关系中他似乎扮演了个很重要的角色,所以顺便看了眼。”韩琛端着水杯不紧不慢地走到许安房间,突然笑了声:“有意思。” “一般人听到我说的话该是怀疑他的性取向,你却最先感到自己被冒犯。看来你见过他和别的女人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