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翎刚扯上门后的挂袋,就听耳机里传来一声低沉有力的:“跑!”   是韩琛的声音。他扫了眼手机,干脆利落的出声。   纪翎登时拉下门把手,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回头看了一眼——一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脸的男人站在卧室拐角处,露出半个身子,缓缓抬头。   纪翎头皮发麻。   下一秒,耳机里响起许星慌张的喊声:“翎翎你愣着干什么,跑啊?!”   她这才匆忙往楼梯口跑,跑下几个台阶才想起来呼救,又开始大喊:“救命啊,有没有人,快来人!”   刚喊了几声就听到沉重有力的脚步声,顿时更加拼命地往下跑。   二十一楼的台阶,有生死那么远。   纪翎所在公寓应急通道采用的是触控灯而不是声控灯,楼梯间光线昏暗,许星只能听着她急促的喘声和脚步声干着急,不知道什么时候手就抓上了旁边韩琛的胳膊,不自觉地用着力。   韩琛握着方向盘,低头瞥了眼,唇线微抿,却没吭声。   18楼   15楼   极致的惊惧和剧烈运动让纪翎的腿越来越软,拖鞋早不知道丢到了哪,脚腕剧痛,是刚才慌忙之中连着跳下好几个台阶崴的。   突然,她卡了一下。   衣服被什么勾住了。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她回身使劲的扯着却怎么都扯不断,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绝望的抬头,耳机里是许星已经带上哭腔的催促:“翎翎你快跑啊……”   纪翎急促的喘息了几声,拽着衣角往上一扬,把衣服脱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一步迈了多少个台阶,借着巨大的惯性甚至直接冲到了墙上,撞得她闷哼一声,却不敢停留,继续往下冲。   后面的人越追越紧,她完全是凭着毅力支撑往下跑,“救命,来人啊,快来人啊,救救我!”   她有点喊不动了,嗓子破风箱一样,楼道里“呼哧”“呼哧”的声音清晰得可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在黑暗中跑下多少个台阶,眼前终于出现1楼的标志。   纪翎撑着扶手笑了下,身子却突然毫无预兆忽的一软,整个人顺着楼梯滚下。   “纪翎?!”许星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只听到滚落的声音,心急如焚:“你怎么了?说话?!”   没有声音。   许星看着手机,呼吸一滞。上面显示着:通话时间53分钟——通话挂断了?!   “……韩琛!”许星痛哭出声。   韩琛瞥了眼身后发出警告的交警们,眼底闪过暗色,握着方向盘的指尖微微发白,油门踩到底,再次提速。车子几个巧妙的方向转换,几秒间超了数辆车。   .   纪翎摔下去后,就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整个脑袋都是昏的,几乎湿透衣服的冷汗透着凉意,唯独全身战栗的汗毛提醒着她——只差一步,快!   她翻过身,脚下用力,往门的方向挪动,努力伸手去够。   突然的,一双手抓住了她的脚腕。   她听到男人微喘的气息和冰冷的嗓音,带着深沉的恶意:“抓到你了!”   随即,纪翎感到自己的头被重重抬起,狠狠地敲向地面。   明明眼前一片黑暗,她却恍惚看到了光。   “为什么?”她喃喃道。   为什么是她?   她再无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