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星脸刷地红了!虽然知道他是在帮忙遮掩,但这样说…… “你们还真是朋友。”他翻着纸张,淡淡补上一句。 她知道韩琛指的是醒来就质问救命恩人的事,轻咳一声打圆场:“翎翎做过HR,习惯分析,找逻辑悖论什么的,职业病你别介意。” “既然这样,那应该也分析出你为什么还活着了?”他抬眼看向纪翎。 纪翎嘴角就扯了扯,皮笑肉不笑:“能活着是因为你,韩警官我刚才的话太没有礼貌了实在对不起,我现在郑重的向你道谢……” “我说的不是这个。”韩琛低头,吐字清晰地读出案卷资料:“行凶者将受害者头部敲向地面”、“于姓户主被撞到一边”。他又抽出另一张报告继续念道:“头部有两处撞击伤。” “这个案子目前为止,有两个疑点,但总结起来也可以说是一个,那就是——你为什么还活着?” 所有人一愣。 许星面色微凝。这方面,她的感触应该比纪翎还要深。 在如意家园,她之所以不敢过去,就是因为心里觉得纪翎已经遭遇不测。就算之后有人听到呼救去应急通道查看,从纪翎被追上到目击者出现,这之中的时间差也足够杀死一个人了。 现在一切尘埃落定,这个疑点也就突显了出来。 “他没带凶器。”许星缓缓道。 小警察也沉着脸点头:“没错!” 他们之前都被凶手重击受害者头部的行为迷惑了,同样是杀害行为,如果带了凶器,或许已经成功了。可随后他又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不对,这说不通。” 这样一看,仿佛是凶手太不专业了,出门行凶连装备都不带。但他明明有能力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潜入居室,耐心隐藏。 而且…… “头部受到重创死亡的我见过不少,但大多是以重器击打,从没见过这种……抱着受害者头去敲地的。”小警察喃喃道:“录口供的时候我就觉得哪里不对,一直没想出来。” “头部撞击会导致昏迷却不一定死亡,在没有重型凶器以及时间紧迫的情况下,根本不会有人选择这种方式。从他作案的完整程度看,不是第一次犯案的新手,这是第二个疑点。” 韩琛起身,把案件资料扔给小警察,淡声吩咐:“两个疑点都写进去,尽快完成现场勘查,案件级别列为……一级!” 杀人未遂的案件列为一级,集合最大资源优先调查?! 小警察愣了一瞬,却没有丝毫异议的点头应好,收好资料出去和同事汇合。 纪翎却缓慢地转头,与许星对视了一眼,寒意从脚下直冲脑顶。 许星面上还算镇定,毕竟从韩琛口风中探到了些,但也被小警察话里的意思惊得不轻。 韩琛转身时瞥见她们神色,脚步一顿:“怎么了?” 纪翎嘴唇微微哆嗦着抬头:“小星给我打电话,是在凶手意料之外?” 韩琛微微点头:“可以这么说。” “那如果没有小星这通电话,熟悉的人看见我后脑流血地倒在家里,一定会以为,这是场意外。”纪翎说着,手不自觉缩了一下,声音苦涩:“我有耳石症,经常会眩晕,很多时候直接就倒在地上了。” 韩琛倏然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