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头也没回得蹭蹭蹭下了楼,在这陌生的城市里,有一个陌生人能这样担心她,让她的心里多了一点儿温暖。   她抬手摸了下自己的眼睛,松松的,软软的,肯定是肿了,而且手一碰还有些刺痛。又觉得太麻烦白马,于是去洗了把脸下楼。   易良走到换衣间的时候,刚好白马拉着温谷乔从前面酒吧的位置过来。温谷乔看了眼她的眼睛,从白马手里拿过冰袋,对白马说一声:“你先去前面盯着,有事喊小年。”   白马点点头,看了易良一眼然后转身回了酒吧。   温谷乔看着易良,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然后无奈的叹口气,拍了拍她的脑袋说:“上楼吧,把眼睛敷一下。明天有事吗?”   易良点点头,然后又摇头,跟着温谷乔上楼。   “明天…”易良刚想说明天白天要去咖啡店打工。那边温谷乔的电话就响了。   “魏绅。”温谷乔转头看了易良一眼,没接,到了房间。才回了电话给魏绅。   “魏少,找我有事儿嘛?”温谷乔把免提打开,放在床边的台灯桌上,拿着冰袋给易良敷眼睛。   冰袋一碰上易良温热的皮肤,就传出刺骨的寒气,直逼得易良一阵寒颤,推着温谷乔那冰袋的手向后躲。   温谷乔立刻眉头一皱,眼睛一横冷声警告:“别动!”   魏绅刚好正坐在女朋友旁边倒水,听到温谷乔喊,立刻静止动作,然后说:“我,我不动。”   易良撇撇嘴,听到魏绅电话那头的声音,忍笑。手指着手机的方向,没说话。   “我没说你。有事吗?”拿手捂了捂冰块儿的一面,又用捂过冰块的手,抚上易良的眼睛,慢慢的让她适应冰块的温度,然后在温谷乔准备把冰块儿放在易良眼睛上时,易良小声开口:“我自己来。”   温谷乔眼睛又是一瞪:“啧,都说了让你别动。”   魏绅在那边听到动静,立刻变成好奇的小猫,凑着耳朵,眯着眼睛听,旁边的女友看不惯他这个欠揍样,打了他一巴掌。魏绅撇撇嘴,接着说:“没什么事儿,就是易良嘛,你先照顾她几天。”   温谷乔点头,想起魏绅看不到,然后淡淡的一句:“好”。全程,温谷乔的眼睛没有离开过易良。   直盯得易良连连后退,毛骨悚然。温谷乔轻笑一声开口问电话那头的魏绅:“魏队这是打算在我这里藏人嘛?”   “诶!这可不能乱说的。哎,哎,哎,宝贝儿你去哪儿啊。老乔你这个烂人,你自己单身30年也见不得我好是不是!”魏绅本来是一手扣着女友,一手接电话的。温谷乔那句藏人一出口,被旁边的人听了个真切,瞪了某人一眼,起身就走。   看到她去的方向,魏绅松了口气,可别又赌气回家就行。他这边才刚挂了电话,楼上就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魏绅噔噔噔地上楼,一进房间就看到人在收拾东西。   “我的祖宗啊!楚楚啊!宝贝儿,你干嘛呢?我们开玩笑呢。”魏绅又气又慌,一米八几的身子趴在敞开的行李箱里,把行李箱盖了个严实。闭着眼睛不肯动。   楚楚对着魏绅的脸,蹲下身子,然后捂着嘴偷笑,随即装模作样的冷哼一声说:“魏少,你这是干嘛呢?”   “拦着你啊!反正不能收拾东西走。”魏绅小孩子气道。   楚楚捏着他的鼻子笑:“你拦住这一个箱子拦得住其他箱子嘛?每次都用这招你不烦我都烦了,赶紧起来,隔得疼不疼?”   魏绅噘着嘴,想了一会儿说:“疼。”然后伸手让楚楚拉他起来。   刚站好,魏绅就松开易良往衣帽间冲。楚楚吓了一跳,以为他中了邪:“你干嘛?”   “拦其他的箱子,行李箱这种东西,我觉得不能在我们家出现!”   “魏绅,你幼不幼稚。我明天要去剧组你是不是忘了?”楚楚双手抱胸,倚在衣帽间的门上,眼神诉说着,你就是忘了。   魏绅翻行李箱的手顿了下,转身看着楚楚挠头说:“怎么会呢。这不是你每次生气就回家,我都怕了嘛。”   “怕你还不少惹我生气。”楚楚傲娇的一仰头,转身回卧室。   魏绅跟着她出来,一把抱住她的腰,头埋在楚楚肩窝处狠狠地吸了口。楚楚被他抱的不舒服,转过身看他。   “楚楚,我爱你。”魏绅眼睛猩红,屋里还没烧暖,但也没有很冷,可魏绅的身子却烫的不成样。低头狠狠地咬上楚楚的唇。一吻将毕,魏绅抱着楚楚又腻歪了一会儿。   “我刚刚隔得浑身疼,你帮我揉揉。”   “滚开,明天还早起去剧组呢。”楚楚推他一把,去了浴室。   魏绅满足的笑,一下跳上松软的床。发消息给温谷乔。   “老乔,那姑娘是我一年前处理的车祸,死者家属。小姑娘挺可怜的,家里就爸妈俩人,今儿我也是偶然碰到的,被三个小流氓盯上了,所以那地方是待不了了。”魏绅想,既然想让温谷乔收留,肯定要把人的底细说清楚的。   但是他知道的也不多。   晚上的那三个追债的人,魏绅一直以为只是小流氓。   虽然有些不对,但是她确实是被盯上的。   此时,温谷乔正坐在酒吧一个卡座,抱着易良的吉他,想着怎么给她修好。这吉他易良好像很宝贝。   看到魏绅发来的短信,温谷乔皱着眉回了一句:“被小流氓盯上?”   “对,路边儿捡的。在西环贫民区哪里。”   温谷乔立刻招手喊人:“小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