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早餐,易良已经知道,魏绅和温谷乔的关系根本就不只是认识而已。 原因得于,明明易良什么都没有告诉温谷乔,但是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比如此时,温谷乔虽然开着车,走的路也确实是她打工的咖啡店的路,但是明显脸上不情愿,嘴上也同样不情愿。 “你咖啡店的工作辞掉吧?” 易良一脸懵懂的看着温谷乔,愣了一下,还没开口回答,坐在后座的魏绅就挤在前面的两座之间,开口:“哦,对了,我怕你害怕所以没有跟你说。我昨天送你回去没多久在你那附近又看到那三个流氓了。我怀疑你是被他们给盯上了。“ 对于魏绅的超准直觉,易良只觉得恐怖。她面无表情的看了后视镜一眼,开口:”我刚来A市没有多久,怎么可能被人盯上呢。“ ”不管可不可能,小心点还是好的。今天过去你就跟老板说说。我会在这附近给你找个工作,你说你大学专业学的音乐,为什么非要去做什么服务员呢?“温谷乔说话的时候,有些激动,仿佛是特别的疑惑,为什么她不选择自己专业的工作。虽然说确实有些不太好找到工作。 但是按照易良对音乐的喜欢程度,即使是做个流浪歌手,都不可能去随便选择职业的。 对于这一点,易良没有帮他解惑,倒是魏绅很为她这个新占便宜占来的侄女着想,开口 就问温谷乔:”你那一个清吧,本来就不怎么挣钱,还没有特色,干脆让小侄女在温水驻场得了,小良良声音这么好听,专业又是学的音乐。 而且她在你眼皮子底下你也放心不是吗?“ ”可以吗?”易良动过这样的心思,但是她看酒吧连个驻场的台子都没有。清吧如果没有其他的乐器,其实也还好。她可以吉他弹唱。 温谷乔单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撑着脑袋等红绿灯,抬眼看了易良满脸期待的表情没有说好,也没说不可以,开口就是询问易良的意向:“你如果想的话,当然可以,你的吉他坏了,今天我拿去看看能不能修。你再说一下你要用的东西,我找人定。“、 易良受宠若惊。 ”啧啧,你这是当亲侄女宠着的啊。不对,亲侄女都没有这样宠着的。老乔你以后肯定是个女儿奴。“魏绅日常贫嘴。 一早上,易良始终是不明白魏绅一路跟着的意义,一直到了咖啡店她才知道。原来魏绅早就打算好了跟温谷乔说让她留在温水,而且还直接就近保护。 由于魏绅怀疑她是惹到了什么人,所以特意过来守着,难免再出什么事情,温谷乔距离 这里又远,他还要去联系装修公司的人改一个台子。 上班半天,易良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温谷乔在附近找一些简单的乐器,打算直接回去的时候带走。魏绅一直坐在店里。 从早上她来,店里的同事就一直围着她问:”易良,为什么你的身边同时有两个帅哥啊。而且那个还一直在等你,是你男朋友吗?“ 看着她眼冒红心,易良无奈的摆摆手说道:”不是。额,是亲戚。“ 她确实还不知道怎么解释和他们两个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