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温谷乔的家门就被敲响。易良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被吵醒之后,迷迷糊糊的套上外套去看门。 门口,同样睡得迷迷糊糊的魏绅和易良大眼瞪小眼,想到魏绅可能还不知道她住在这儿,于是抓了抓脑袋,打算开口解释的时候,温谷乔打着哈欠,眼下一圈儿黑,头发都睡塌了,贴着脑袋没有一点儿帅气的型。 于是变成了魏绅和易良同步表情的盯着温谷乔。 “大早上的,谁啊。”温谷乔闭着眼睛走路也不怕摔了,下了楼走到茶几前倒了杯水喝下去,才勉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 “我靠,老乔你既然让小良良跟你一块儿住了,为什么昨天不让我睡你休息室?竟然让小年把我扔在换衣间。冻死我了。”魏绅越过易良,直接走过去坐在温谷乔旁边,然后往后一仰就要继续睡。 温谷乔抬眼骂了一句:“我他妈是开酒吧的,不是收容所。你们俩一吵架你就来我这儿,你就没别的朋友了?” “有啊。但是时清人家刚结婚没多久,人媳妇也刚怀孕,我这不好去打扰不是嘛。你孤家寡人一个,收留一下兄弟怎么了?”魏绅闭着眼睛,一副要睡着的样子。 两个人同一个姿势的靠着沙发睡,温谷乔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不想理他,没有说话。 被这么一闹,易良算是彻底没有了睡意,洗漱之后就开始做早餐。 音乐教室那边的兼职是十点,温谷乔凌晨睡之前说了要送她,她如果偷着自己走了,估计他醒来又会跟她开会,上政治课。说什么你听话就不用我一直跟着操心了。 简单的做了点,易良把睡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叫醒。温谷乔最先醒的,看到魏绅之后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说道:“赶紧给我醒!”给你做好饭,叫你起床你还赖。正当自己家自己侄女了? 易良看着魏绅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看了她一眼,又睡了过去,苦笑不得的把他的那份放到保温箱里,只留了她和温谷乔的那份。 温谷乔洗漱完出来,看到魏绅还在睡,刚要过去踹人,易良就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乔叔,他昨天喝的烂醉,就让他多睡会儿吧。我给他留了早餐,等你回来他估计刚好醒。” 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吃完早餐,温谷乔开车送她过去也就需要五分钟左右。上班的时间刚好避开了上班高峰期,所以不用害怕堵车,即使是周六日,天气冷的原因,路上的车也都不多。 音乐教室是在A市的一个小学附近,因为是双休,街上都没有什么人,教室里孩子们正坐在一起练习乐器。 易良进了办公室拿东西,温谷乔在门口碰到音乐教室的老板,也就是他的朋友,正在外面说话。 一直到开课的时候,温谷乔都还在外面和人谈话。易良和他打了个招呼就去上课了。 门口的两个人盯着易良干练十足的拿着一叠东西向教室走去,温谷乔狠狠的吸了口眼,耳边是朋友半开玩笑半调笑的话:“喂,老乔,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温谷乔想也没想的回驳:“想什么呢?都跟你说了是我一个小侄女。” “得了吧,你这算是哪门子的侄女啊。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你这是当媳妇护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