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到下午六点的时候,魏绅再次不怕死的敲响了温谷乔的房门。仿佛是事先知道温谷乔会做什么的一样,在温谷乔开门之前,魏绅蹭蹭蹭躲到楼下,冲着楼梯口喊:“老乔,六点了,你不去开门吗?” 温谷乔开着房间门,半信半疑的拐回房间,翻出被随意仍在床上的手机, 看了一眼时间后,默默的把手机放下,进了浴室洗漱。 洗漱完下楼之后,魏绅的人已经不见了。他一个吃公粮的,双休自然是有的,在他这里住着,除了方便和确实认识的人少之外,就是距离酒吧街近了。他虽然不经常点酒喝,但是就是喜欢坐在吧台的地方端着一杯从进来开始就没动过的酒,伤春悲秋。 不得不承认,魏绅的那张脸,幽怨起来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保护欲。 下楼在酒吧转了一圈,坐在吧台的地方盯着店里的员工工作了一会儿, 温谷乔看了一眼时间,大掌落在魏绅的肩膀上,垂眸说道:“你在这儿玩儿吧,我去接小良下班。” “下班?哦哦,我记得你好像说过,是音乐教室的一个兼职吧?话说,小良良这么拼,身体能受得了吗?这年轻也不能这么造啊。我自己在这儿也没啥玩儿的,你带我去吧。”魏绅把最后一口酒干掉,起身就要跟着温谷乔往外走。 关心易良的身体是真心的,不想自己留在酒吧是真的,想跟着温谷乔去接易良也是真的,但是,想蹭饭是最终目的。这个真的不能再真了。 难得的,温谷乔没有说一句话就带着他一起走了。 其实,温谷乔也不太确定易良是不是喜欢魏绅。如果他刻意让魏绅和易良躲着不见面,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下午朋友的那句:“当媳妇照顾”着实是吓了他一跳的。想想自己对易良的过度保护,确实在别人看来是有些过分的。就连一向性格乐观活泼的白马,最近都和易良过多的接触了,反而还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在里面。 当易良看到魏绅跟着温谷乔一起来接她的时候,还小小的怀疑了一下温谷乔是不是昨天也喝酒了,甚至喝断片了。或者是温谷乔发烧了? 上了车,易良依旧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魏绅坐在后座和她打招呼。 易良笑着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拽了下温谷乔的衬衫袖子,凑过去问:“乔叔,魏队怎么也过来了?你昨天晚上还教训我了不是吗?“ 难道那个生了好大的气,质问她是不是喜欢魏绅,还十分自以为是的认为她就是喜欢上了魏绅,甚至还说:”他们经常这么吵架,过不了几天又会和好的“的人不是温谷乔? 温谷乔转头看了易良一眼,答非所问:”他暂时住我们那儿。“ ”哦。“看温谷乔的意思,显然是不打算给她解释为什么魏绅跟着来接她的事情的。她也不太喜欢刨根问底,点点头看着外面的灯红酒绿,找话题:”我们直接回酒吧吗?“ ”不回。先去吃饭。饿吗?“温谷乔边开车边回答,转弯的时候看了一眼她的表情。 仿佛是为了确定一下自己到底饿不饿,易良皱着眉头歪着头想了想,手搭在肚子上,摇头:”不太饿。“ 后座的魏绅直接忽略她的话,激动的开口:”前面有一家的小食特别好吃。良良你来A市这么久,应该还没有去尝过吧?那里的菜什么的真的是一级好,堪比米其林餐厅。“ 大概是魏绅说的太好了,也大概是魏绅的激动的情绪感染了易良,所以她不自觉的就满怀期待的看着温谷乔。 她的眼神亮亮的,就像是一个征求父亲意见,想要吃糖的小孩子。 即使知道是魏绅自己想吃,所以才会疯狂的跟易良安利,但是看到易良小狗一样的眼神,他就不忍心拒绝。 不免再次想起上午朋友说的话。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更觉得自己只是有些女儿奴。 他绝对不可能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小将近十岁的女孩儿,而且这个人还喊自己一声叔叔。 这么想过之后,温谷乔的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点头心情很好的应承:”好,就去那。“ 事实证明,易良真的是太好骗了。不是说味道不好,但是也没有特别特别好,至少没有易良心里想象的那么好。 吃完饭,她才注意到一个问题,自己虽然知道米其林餐厅,但是她毕竟没有亲自尝过,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堪比米其林餐厅呢?她虽然没有尝过米其林,但是她知道,至少不会是这么平淡的味道。 也许,魏绅说的是价格堪比米其林餐厅也不一定。 这一顿饭吃的易良心一阵阵的痛。因为结账的时候温谷乔说:”既然是你吃了魏绅的安利,那就算是你请魏绅的吧。饭钱我会从你的工资里扣。“ 这句话一说出来,易良听到了自己的心在滴血的声音。她还没拿到工资呢,就开始透支了。 看到易良哭丧着一张脸,魏绅实在不忍心,良心发现,哥俩好的一拍温谷乔的肩膀说:”你看你,怎么能让女孩子请吃饭呢?这顿算我的。“ 温谷乔等的就是他装大爷的时刻,丝毫不含糊的把结账单递给他说:”行。一千二,我给你抹个零头你给我三千就行。“ 看着温谷乔面无表情的说着这句话,易良只觉得好笑,一个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温老板的坐地起价真的很是社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