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是个昼伏夜出的动物,白天喜欢睡觉,晚上喜欢熬夜,昼夜颠倒,乐此不疲。   所以,当被舍友苏南和仝(tong)童在大白天拖出来的时候,木木是一百个不情愿。   “木木,我们这是在给你提供脱单的机会,你不知道校队里有多少帅哥!”说话的是苏南,她有一个在校篮球队当队长的男朋友。   她男朋友的名字很有意思,木木听过一遍就记下来了。   谷果朕。不知道他爸妈为什么要在他的名字里加个“朕”字,每次念他的名字念到尾,就有一种“君临天下,唯我独尊”的感觉。   仝童的姓氏很稀有,据说祖上是清朝的贵族,脑子里多的是奇思妙想,特地依着苏南男朋友的名字给她起了个外号——苏皇妃。   至于为什么不是“苏皇后”,毕竟苏南也是谷果朕的正牌女友,仝童是这么解释的,“皇上一般最爱的都不是皇后,而是别的妃子。”   深受宫斗剧荼害的肖木木,想了想,表示十分认同仝童的说法。   “小木子,你要是再这么慢吞吞的走路,回去就把你宰了行不行?”   木木抖了抖嘴角,笑道:“不好意思,我这是第一次来体育馆,有劳苏皇妃在前面带个路。”   苏南提着一口气上来,又是硬逼着自己咽下去。她不和都已经大三但还没有完整的逛完南体的人生气,不值得。   苏南是带着两朵小花作为校篮球队的家属出现在体育馆的,自然也会被特别待遇。   阶梯式的观众区,第一排和第二排是队员休息区,但第二排基本上都是留给“家属们”的。   训练已经开始了,她们为了不影响别人看球便猫着腰找到了第二排中间的位置。   坐下后,肖木木回头看了眼,百分之八十的位置已经满了,一个个情绪很高涨很激动的样子,尤其是女生。   除了羡慕的眼光,肖木木还从看向她的女生眼里读出了嫉妒,骇的她赶紧回过头不敢动了。   坐到这种有殊荣的地方,就应该低调,因为这不仅看球角度好,还代表能与校队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为什么只是个日常训练还是有这么多人啊?”木木偏过头去趴在仝童的耳边嘀咕了句。   “这你就不懂了吧。”仝童在木木的额头点了一下,“百分之八十的女生是来看帅哥和肌肉,剩下百分之二十的男生看球看技巧。”   “那我们呢?”   “相亲。”苏南和仝童一起看过来,异口同声道。   额……还用想吗?肯定是给她相亲的。   苏南有男朋友,仝童是异地恋,整个201-3就她没有男朋友,眼看着都熬成大三的老阿姨了,木木还是“一片清明”,另外俩人却着急的要上火,整天想着怎样把她“销”出去,别砸在她们宿舍里,辱了南体女神宿舍的牌面。   木木叹了口气,摇摇头,幽幽道:“我不想谈恋爱,因为我怕他会占据我睡觉的时间。”   苏南和仝童又一块看了过来,齐声呵道:“闭嘴。”   一天二十四小时,她只要爬上|床考拉属性就会现身,开心了睡二十个小时,不开心睡十五个小时。还想怎么着?   木木乖乖闭嘴看球,却被场上一位身穿白色球服的男生夺去了目光,好巧,他也是24号。   是那个24号吗?木木开始有点期待了,手里都沁出了汗。   她盯着那个男生,看着他抢球,过人,上篮,每一个动作漂亮又神圣。   神圣。是的,他的每一次投篮成功,她都觉得妙不可言。   球被他抛起来,在空中画出一个完美的弧线,然后进入篮筐,落下,这一连串的动作映入木木这个运动白痴的眼里,简直帅出天际了。   她试图从他每一个转身、每一个侧脸里拼接出他的样子。   好像,真的是他。   倏地,肖木木翘着嘴角笑了。   这,算不算……缘?   中场休息,有几个男生脱下球衣拎着手里扬过头顶,腹肌露出来的那一瞬间木木听到了来自体育馆女生尖叫的沸腾。   坐在木木正前排的,正好是她心心念念的24号,不过,她并没有那个胆魄凑过去告诉他,他们是见过的。   刚打完篮球,他低着头坐在那儿,因为刚刚剧烈运动完,起伏很大的喘|息着,不似球场上那么猛,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下场的时候,队里一半的男生都扬着手里的球衣朝着观众席打招呼,倒是他,一路低头走着,一个多余的眼神和动作都没有,坐下后才拿起放在旁边的毛巾随便抹了一把汗。   不随便撩人,是个好男生。   不过,转身坐下时,他淡淡地瞥了眼坐在自己身后的肖木木,又转过去,仰起头猛灌了一瓶水,低头沉思了一会。   就在木木以为他对自己没什么印象的时候,他手里捏着瓶子突然侧过身,瞳孔漆黑,看向木木,像是在追寻确认什么。   大概过了五秒,他嘴角一勾,笑了,“我们,是不是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