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坐在第一排,她在第二排,但他本着身高优势,俩人平视,或者他还略微高那么一点点。   没等木木回答,旁边就有人掐着嗓子阴阳怪气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   他笑着斜眼看了那个男生一眼,没说话,还在等着她的答复。   木木硬着头皮去忽略掉旁边那些整暇以待看好事的队员,看似镇定又平静的应了声,“是的,T市。”然后,偷偷的,从脖子红到了耳朵。   他一扯嘴角,又笑了,“T市的农业大学,S省的篮球训练基地,对不对?”   木木点头,她平时码字情话写的倒是信手拈来,现在搁自己身上,却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是不是想去看帅哥,却又不敢进。”   木木一根筋的继续点头,但对上他好笑的眼睛,知道自己入坑了,又连连摇头,嘴硬道:“不是。”   “是不是都无所谓了。”他转过去,改为头枕在座椅上,眼尾带笑,依旧往她的角度瞟着。   反正你现在认识我了。   下半场要开始了,他蹲下又系了一遍鞋带,伸伸胳膊和腿试了试护膝护腕。   做完这些,他转过身,面对着木木,略微弯着身子,手撑在座椅上,从第二排以后的位置看去,就好像他把她罩在了怀里。   他的净身高有一米八五,从木木的视线看去,这会儿他遮住了头顶的灯,背在阴影区里,她是一点也看不清他的脸了。   只听见,他的声音很沉,又很温,“等会结束一起去聚餐吧,我们再重新认识一下。”   “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第二次见面就要约饭,会不会不太好?而且,木木感觉后面已经有一群暴躁的女生想撕她了,有些短暂的停顿和犹豫。   着急上场,没等来回复他便提前自个儿应了下来,“苏南也会去的,就这么说定了。”   木木摸了摸凉飕飕的脖子,讪讪地笑着朝仝童和苏南看去,见怪了,俩人却没有丝毫的好奇和八卦,只是露出那种老母亲的笑容,欣慰又满足,像是预料之中。   这一场,他打球,还是一如既往的猛,除了在球技上当仁不让,脸也绷着,很凶很不好惹的样子,只要篮球落到他手里就不存在投篮投不进的可能性。   说实话,木木有点被他这种打球的状态惊到了,确切的来说是吓到了,凑到仝童的耳边小声地问:“童童,他……会不会有点凶……”   仝童上下扫了她一眼,笑得有点贼,语重心长道:“男人够烈了才有味道,不是吗?”   “噗……”苏南喝了一口的橙汁直接毫无形象的喷了出去,还好,她的前面没人,否则就遭殃了。   木木左右看看,幸好周边没坐什么人,仝童的声音也小,如果被人听到她们这样讨论校队成员的话,她就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算了。   他们打完球还要冲澡,她们便在体育馆外面多等了一会。   就看了这一场的球,木木她们三人差不多就都成了焦点人物了,从体育馆出来的女生总是用各种眼神打量她们,羡慕的,嫉妒的,不屑的。   苏南是女神级别的人物,自然也不把她们看在眼里;仝童,身正不怕影子斜,她是这么说的,也是不怕的。   倒是木木,她本来就讨厌人多的地方,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往她身上一集中,整个人便很不自在,一个劲儿地躲闪着。   “硬气点,好歹也是底气的人。”虽嘴上这么说着,她俩还是习惯了罩着她,自动形成人肉墙为她挡走一些过度刻意的眼神。   这个时候,木木倒是有点感谢肖医生和木老师了,把她生的不高,还是有点用处的。   以至于他们出来的时候,贡勉还以为木木走了,等到她从那俩人的背后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出来时,他差点没笑出声来。   “贡勉。”言简意赅,直报姓名。为了表示对她的尊重,他略微欠了一下|身子,伸出手。   刚洗完澡的他,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青柠薄荷的味道,清爽好闻,木木伸过手,象征性地贴了一下,她那小小的手掌在他宽大的手里不足为提,“肖木木,惟妙惟肖的肖,木就是木头的木。”   “共勉,是与君共勉的那个吗?”她又问。   “差不多吧。”贡勉直起身子,看着眼下有着一头柔软长发的小姑娘,语气又放柔了些,低声道:“但是进贡的贡,大概我爸妈给我取一个音似的就是那个意思吧,共勉,贡勉,一起努力。”   身边的人又贼又鬼,要么闪到一边,要么大步流星的在前面走,好像是特地为他们腾出空间。成人之美,他们倒是学的不错。   想了好久,也算没话找话,木木还是问了出来:“你打篮球都那么凶的吗?平时也这样?”   贡勉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场上的表现可能吓到她了,没办法,他一上场一摸到球就那种状态。既然她现在问了出来,那得赶紧解释清楚,别还没开始就吓跑了。   “不是的。”贡勉往前跑了几步然后试着简单的弹跳做投篮动作,落地后站在那儿,等着她走近。   “我这个人打球很认真的,不管是什么比赛,只要我上了场,我就要得分,就要赢,而且,球一旦落到我手里,我就不允许自己浪费掉投篮的机会。”   人也是。   看上了,就不会拱手相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