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肖木木选择性失忆,对自己的酒后失态闭口不谈,那两位旁敲侧击了好久,她就是一句话不说。 丢人的事,不提起,就假装不丢人。 那俩人八卦啊,好奇啊,昨天只是安排了一场没什么信心的见面,不曾想,两人见过,而且进展飞速,事态的发展她们很是满意。 “木木啊,你和贡勉见过的?”苏南在她身后转了好几个圈圈,才下定决心伸了个头过去,趴在桌子上和她对话。 肖木木最近在想新文,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写着自己的灵感,唔了声,“T市,就是你们嫌弃我在外面浪不回学校的那天。” 仝童也凑了过来,“那接下来呢,想好怎么办了吗?” "什么怎么办?”肖木木没理她们,依旧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凉拌?生抽?我更喜欢东北乱炖。” “不是,你看啊,他长得白白的,帅帅的,高高的,会打篮球,而且好像对你还有点兴趣,你呢?要不要考虑一下?”仝童手足舞蹈的描述着,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仿佛已经预见了美好的未来。 她摇头,“不考虑。” “什么啊?”苏南都要跳起来了,“你不喜欢他吗?” “他那么优秀,当然喜欢了。可是,谈恋爱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两个人,不了解,不知道是否合适就突然在一起,后期会有很多麻烦的。” 仝童认同又无奈的咽了口气,“您老活得可真够明白啊,不愧是写文的。” “确切的说,我对冲动的在一起有阴影。” 肖木木的初恋发生在中学时代,也算不上初恋吧,反正挺一言难尽的。 初一开学,好像突然间“长大”了,即使生物老师面不改色的正常授课,但同学们还是不好意思翻开那章“人体的生理构造”,也是一夜之间,男生与女生之间产生了微妙的气氛。 在这种氛围中,肖木木被隔壁班的一个男生“看”上了,那个男生开始给她写情书,一天一封,反正追的是挺疯狂的,可以说人尽皆知老师不知了。 其实吧,她对那个男生印象也挺好的,长得白白的,笑起来梨涡里带着羞涩,像个白面小书生。 在身边好朋友的鼓励和支持下,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就在一起了。 一共处了三天,约会一次。 对于那场约会,她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两个人在西郊公园的小树林里,一人抱着一棵树,相隔三米,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笑完约会全程。 那样,也算初恋吧。毕竟也是记在心里忘不掉的。 成为男女朋友的第四天,学校开有关早恋的批斗大会,肖木木害怕她家木老师会削了她,毅然决然的说了分手。 小男孩不愿意啊,要死要活的,据说还跑出去喝酒,肖木木被好朋友硬拽出去见他。到现在她还记得那个男孩看见她时受伤又无奈的小眼神,让她自责了好久,总感觉是自己冲动的答应在一起害了他。 肖木木讲完之后,苏南和仝童抱在一起,俩人摇着头,啧啧道:“好可怜的娃啊,初恋时受的伤能记一辈子,你是他永远的阴影啊。” “难道你们不认为我也很可怜吗?我现在也有阴影啊。” 俩人看了她一眼,又连连摇头,“贡勉更可怜,女朋友心里有疤痕,遥遥无期啊。” …… 同为一个宿舍的,战线统一时,能感动的要死,不统一时,气的要死。 苏南把肖木木拉进了校篮球队的微信群,她一进去 ,底下刷刷的一溜的“二嫂好”,队伍可整齐了,吓得她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掉。 偷偷看了苏南一眼,肖木木背对着她拿起手机准备下一步的操作……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威力可以震慑四方的曼妙女声,“肖木木,你大可以退群,但你是在打我苏南的脸,打了苏南的脸是什么后果我想你知道,还有,昨晚人家篮球队可是请你吃了一顿饭,自己掂量掂量……” 她不敢了。女神的脸,不能打。 还有,吃人家嘴短,她还是心里有点数的。 不过,手指继续操作着,“消息免打扰”,这可以吧? 接着,便是什么备注为“老四”“老六”“老五”的人来加她微信,当然还有贡勉。 然后,微信消息那一栏里,从上往下的消息不断刷新着: “二嫂,二哥他又欺负我。” “二嫂,你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 “二嫂,二哥最近有点飘,你管管他。” “二嫂,二哥那个骚|货仗着自己是老二经常折磨我们,身体上,心灵上……” …… 这都什么和什么呀?肖木木真的要哭了。 她能全部拉黑吗?删除加拉黑的那种。 “叮!” 又蹦出一条消息,“把你的课表发给我。”这是贡勉发过来的。 “为什么?”难不成要陪我上课?肖木木想,真对我有兴趣? “我对你们专业的课很有兴趣。”对你,更感兴趣。 一句很简单的话,肖木木信了。 她这个人吧,生性纯良,不习惯往复杂了想,她也认为她们专业课很有意思。 新闻传播学,开设的课程很多,什么中国近代史、外国文学、写作基础、新闻学、传播学的,广而泛,五花八门,丰富有趣,应有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