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转过头和仝童说话的时候,贡勉倏地睁开了眼睛,定定地看向她的后脑勺。   他没睡着,刚刚是装的。   他知道她吃瘪肯定会来找他算账,但并不想和她掰扯,只想看她气呼呼的样子。   即使是生气的时候,一点战斗力也没有,依旧还是一副软软的模样。真的很好欺负啊。   待她转过头来,他又闭上了眼睛,只不过,嘴角有一抹若有若无的笑,不易察觉的那种。   然后听见,身边那个小人不满的嘟囔着,“我要把他这个样子画下来,鼻子里插根大葱,气死我了。”   是吗?他还有点期待。   她们专业,大一的时候开过美术基础,学过素描,也学过油画,她还是有一定绘画功底的。   没有铅笔,肖木木拿起一只黑色签字笔就开始了。瞄几眼睡着的某人,利落的下笔,刷刷两下,一个趴在桌上的大体轮廓就出来了。   剩下的便是仔细描摹他的五官,从眉眼到嘴巴,再到喉结,每一个部位都不放过,每一个特色都抓住,然后适当的放大优点。   没用多久,一个清晰又形象的贡勉跃然纸上。   仝童伸手把本子移过去,仅看了一眼,便摇头,鄙视道:“你确定你这是在丑化他?妥妥的一个睡美男好吗?”   仝童一针见血的戳穿肖木木内心深处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小心思,没有罢休,继续无奈的,点着头慨叹道:“老话说得好啊,心里有什么,就能幻化出什么。”   “那我再给他鼻子添上两根大葱吧,这样是不是就好多了?嗯?童童?”征求意见的同时更多的是心虚。   仝童扔过来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不想理她。   肖木木低下头去,老老实实的在鼻子位置添了两颗长长的叶子繁茂的大葱,别说,竟然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倒是萌萌的可爱。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啊?竟扛得住这么造。肖木木在心里嘀咕着,眼睛也忍不住朝着贡勉瞟过去,一点一点的再次勾画着他的样子。   睫毛好长,都可以成精了;   鼻子微微挺着,弧度高度刚刚好;   整个脸的轮廓分明,坚毅中带着柔和;   ……   在她端详着他的脸临摹的时候,他在那儿装睡装过头真的就睡着了。 这会刚醒,透过还模糊着的视线,看见肖木木此刻正捧着脸,静静地看着他,很入迷,都不眨眼的。   他猛地睁开眼睛,不加掩饰的直直看了过去,肖木木被突然亮起的眼睛吓了一跳,还有他那般摄人魄的眼神,伸手抚了抚刘海,佯装镇定。   贡勉用手摸了摸鼻子,躲在手掌后面坏坏的偷笑,定了定神,坐直身子凑了过去,压着声音问:“你在偷看我,为什么要偷看,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   说着,又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半倚在桌上,左手托住脸,懒洋洋的对着肖木木笑。   他这个玩世不恭的样子,像是吃定了什么,胸有成竹的样子,特欠打。   肖木木没搭理他,看了眼手表,八点四十五分。五分钟之后,外国文学老师会准时下课,她打算趁着课间时间溜走。   鬼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她可不想再次成为焦点。   收拾书包的功夫,贡勉已经眼尖手快的把她的绘本拿了过去,“嗯,画的不错,形象,帅气。”   她懒得伸手抢过来,反正画的就是他,没什么可隐藏的。   “你要溜吗?童童。”   “不要,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心虚啊,被人追到专业课上,后面还睡倒一排的家属,这都与我无关,不丢我的人。”   “……”说话不要这么直白嘛,委婉一点会更可爱。   左手边,贡勉掏出手机,上下左右的挑了好几个角度拍着绘本里的画像。   肖木木伸过手去,手指在绘本上敲了敲,“你拍完了吗?我要装书包了。”   “你要逃课?”他眉毛一挑,有些不相信,“这么乖的学生竟然逃课?”   “看来也不是很乖。”他还摇着头,煞有其事的评价,“一面乖巧,一面叛逆。”   她叹了口气,无辜的朝着他看了过去,可怜巴巴的,撇撇嘴,扔出四个字,“拜你所赐。”   贡勉就吃这一套,眼神颇为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无奈道:“我欠你的。”   这俩人的互动,深深刺激了异地恋的仝童,她眼睛一翻,要疯了,够够的。   肖木木拉上兔头的书包,用手肘捣捣仝童,小声嘱咐:“别忘了帮我把手机拿回去。”   她们上课,手里是按序号放在手机袋里的,手机在,人在。   人不在,手机也要在。对于逃课,纪检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仝童没好气的“啊”了声。   肖木木回头看了眼睡得正香的四位,想了想,不打算叫他们了。   不能打扰他们休息,不是吗?   趁着老师同学的不注意,她提着书包从后门悄么声的溜了。   后面,贡勉迈着一双大长腿,不紧不慢的跟着。   日哦。傻缺。   仝童也不知道在骂谁,头埋在桌子上不起来。   一句骂肖木木,逃课就算了,还带着一个跟屁虫;一句骂贡勉,他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跟着肖木木逃课了,就不能走快点、低调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