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写什么?”他都不用站起来,只是略微的倾了一下上身,头一伸便探到了肖木木面前,真真切切的眼前。   她一抬头,没个注意,猛的一下撞到了他的额头。   他打球受过的伤多了去,这点小小的没有什么力度的撞击,自然是没有什么感受的。倒是她,直接碰的两眼泪花,眼睛不受控制的“啪嗒啪嗒”掉眼泪。   她一落泪,他就慌了。着急忙慌的站起来,两只手捧着她的脸,左右瞧着,“撞哪了?没撞坏吧?”   他的手很大,一只手就可以盖住她的脸,上下一抹,帮她擦了泪。   肖木木更想哭了。   没错,他的动作是很轻柔,但这又不是他打篮球时擦汗,一抹,一撸。她这嫩嫩的小脸啊,本来就那么几滴泪,被他这么一弄,满脸都是泪花了…… 幸好没化妆啊。   老板娘把水饺送过来的时候,正好瞅见这一幕,以过来人的身份嘱咐了句,“女朋友,就是要哄、要宠着的,小伙子,要努力啊,男生,是不能让女生掉眼泪的。”   他倒是知趣,一边陪着笑脸,另一边还知道低下头去轻声问“好点了没”。   她能说不好吗?   肖木木把他的手扒拉下来,狠狠的用筷子插了一个饺子,塞进嘴里,愤愤不平的看着贡勉,使劲儿咀嚼着。   她因为心里憋着气,吃的两边腮帮鼓鼓的,可把坐在对面的贡勉乐坏了。   “你要沾辣椒吗?”贡勉起身,端了一碗辣椒油回来,每吃一个饺子都要放到辣椒碗里转一圈。   肖木木看着那红油裹的严严实实的饺子,倒吸一口气,摇头说:“不要!太辣了!”   看她那样子,好像是真的怕辣,贡勉只是笑了笑,然后低下头自己吃自己的。   老板娘家的水饺,面皮劲道有嚼劲,饺子馅是白菜虾皮的,味道很好。肖木木最喜欢了。 可能也是半个运动员,做什么事情一般都讲究速度,贡勉吃饭特别快,他一份饺子下去,肖木木还有半份饺子没动。 或许是想打破这种“她吃着,他看着的”的气氛,肖木木随口客气道,“你还要吃吗?若是不介意,没吃饱的话可以吃我的。” 贡勉很当然的点了头,胳膊都没怎么动,手里的筷子便伸了过去,夹起来就往嘴里送,动作流畅自然,一气呵成的完美“抢食”。 总有些人,怎样都帅,吃别人碗里的东西都可以这么当然帅气,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还真吃啊……这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测。 这么一来,她便有点被动了,明明是自己的,却不敢再动筷子了,慢慢啃着一个饺子。倒是他,坦荡理所当然的很,一点都不像是在别人碗里抢食。 有了他的“援助”,这半份饺子也在很快的时间内被解决掉了。没记错的话,老板娘家的水饺,一份是二十四个,她只吃了十三个。 走的时候,贡勉自觉的拎起肖木木的兔子书包,还回头和老板娘说了声再见,老板娘脸上堆起的姨母笑让肖木木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俩人这关系不对劲啊。不够亲近,不经意间又有着小小的亲密接触。 他迈着一双大长腿,单手拎着书包,另一只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可那个带有长长的兔子耳朵的书包,怎么看都和他不搭。 但却有种莫名的萌感。 出了餐厅,他在附近的阿水大杯茶停下,回头看了眼紧走慢走跟在后面的她,问,“想喝什么?我请。” 可以,那亦步亦趋的小步伐,倒是迈的可爱。 “还是你请?”她就嘀咕了这么一句,没再说什么,视线却朝他手里拎着的书包看去,这书包,什么时候还她啊。 他回头要了杯咖啡,又回过来问,“奶茶?好像你们女生都挺喜欢喝|奶茶的。” 肖木木摇头,“我不喜欢。” “不喜欢?”贡勉有些吃惊。老六那家伙不是说女生都喜欢奶茶的吗,难不成信息有误? “我真的不喜欢。”肖木木暗自惊叹于自己竟然有否决和拒绝的勇气。 “那你选一个自己喜欢的。”虽然失策,但他还是固执的让她选一个。 “我……”还是他请的话,钱可以还,但总感觉有些说不出的东西是还不了的,肖木木朝贡勉坚决的看了过去,但对上他那双认真眼睛,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她实在是真的拒绝不出口了。“好吧,我要一杯茉香奶绿,加冰的。” 她说完,他瞥了她一眼,转过头对那个收银员说:“麻烦,换成热的。” “可是我喜欢加冰的。”这句话,肖木木咽进了肚子。没办法,贡勉是好意,纵使她喜欢,也不能任性,何况还是他请。 “为什么不喜欢奶茶?”很奇怪,老六这个“妇女之友”说,女生可以不吃饭,但绝对不可能不喝|奶茶。她竟然不喜欢。 肖木木接过他递过来的茉香奶绿,温热的,捧在手心里,不是曾经透凉的体验,感觉缓缓的,暖暖的,颇有好心情的解释道:“不是所有女生都喜欢喝|奶茶,奶茶那个东西,喝多了容易长肉。” 贡勉没说话,上下瞟了她几眼,心里暗暗笑着,转过头去,笑得是轻松又愉悦,“你没事,这小身板,胖了,也没什么。”反正,我抱得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