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那么走过来,目光所及之处全是笑着失了神的她。 旁边那么多欢呼声和钦慕的眼神,他是一点也没看见眼里。 “看吧,眼里全是你,木木,缴械投降吧,他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哦。”拍了拍肖木木的肩,仝童微微笑着,她是真的看好贡勉这个男生。 别问她是怎么看出来的,直觉告诉她,能让肖木木钦佩并为之笑出声的男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 贡勉走过来,锤了mask一拳,并顺势把他推到一边,自己挨着肖木木坐下。 mask噘嘴不满,老二这个打招呼的方式,有点特别。 他坐下,肖木木也跟着坐下,想了好久,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夸他。 场上,两队成员已经开始击掌准备开战了。 “有饮料吗?”贡勉问。其实后勤是有准备好冷水和热水的,可他偏偏不喜欢。 “有的。”肖木木递过去了一杯饮品,“我来的时候买的,还没有喝,需要帮你插上吸管吗?” 他的手,就那么懒散的搭在两膝上,一点也没有要接过来的意思,“那麻烦你插上吧。” “毛病。”仝童撇嘴,长叹一口气,他这样,迟早会被惯坏的。 讲真,这种有爱的小互动,落到和单身没什么区别的异地恋眼里,简直就是痛打“单身狗”,够够的。 还好,一条消息及时拯救了咬牙切齿的仝童,心情瞬间就豁然开朗了起来,雀跃地捏着肖木木的小手,眉彩飞扬地说:“老卜来了,一个小时后到站,我要去火车站接他了。” 其实,仝童的异地恋也很甜。没什么特殊情况,男朋友每隔两个星期会特地来见她一次,而且还不允许仝童去见他,他担心一个女孩子独行不安全。 “虽然谈着一场状似单身的异地恋,不见面的那些日子,不仅需要对着手机解思念之苦,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自己一个人去完成,也想哭,也想要抱怨,可每次见面,又像是初见,珍惜着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连停留的空气都是那么的甜,就不觉得那么苦、那么难过了,他跨越几个城市来到我身边,笑着抱住我,我就觉得我是被爱的,其他的,也就没什么大不了了。”肖木木清晰记着,仝童说这段话时,她脸上的笑容,幸福又满足。 “我陪你去吧。”肖木木搂住仝童的胳膊,也跟着站起来了。她不想和贡勉单独共处,况且身后还有那么多八卦的眼睛看着。 “人家去见自己的男朋友,你去干嘛,当电灯泡?”贡勉嘴里叼着吸管,头都没抬,便伸手抓住了肖木木的手腕。 他并没有用力攥着她的手,但肖木木略微的挣扎了那么一下下,还是没挣脱,小声辩解道:“我是童童的家人,见他也不是没什么道理吧,再说了,童童一个人打车去火车站我不放心。” “你以为你跟着去了,就没什么安全隐患了?”贡勉抬起头看了肖木木一眼,“你若是真的不放心,我可以陪你们去。” “不用了。”仝童尬尬的笑笑,摆手,道:“我坐公交去,你们好好看球。” 肖木木还想说点什么,仝童立马张嘴补充道:“那个,我今天可能就不回来了。” 好吧,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 肖木木应了声好,乖乖坐下,因为只剩了自己一个女生坐在贡勉的身边,便端起了身子,有些不自在。 在那儿咬着吸管喝饮料的某人表面上装作很认真的在看球,实际上已经忍不住勾着嘴角偷笑了。 “这是什么味的?”贡勉微微皱眉,转着圈找着杯子上的信息。 “那你尝出什么了?”肖木木反问,伸手盖住杯子上外带时贴的标签。 “嗯……”贡勉仔细品了品,自言自语着:“茉莉茶香,还有,奶香,这是什么搭配?” “难不成是你喜欢的,那个,茉香……奶绿?” “对了。”肖木木松手,却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胳膊。他在球服里面搭了一个T恤,但因为傍晚的温度有些低,还有风,胳膊上很凉,是那种汗水挥发后留下的凉意。 “你不冷吗?”肖木木很小心的用胳膊戳了贡勉一下,“感觉你的胳膊好凉啊。” 贡勉不知道肖木木存了什么心思,便说了句“还可以,能忍受。” “如果你感觉很冷的话,我可以把我的外套借给你,我里面穿了一件五分袖,不会冷的。” “我不冷,你穿着吧。”贡勉拒绝了,哪有男生怕冷要穿女生衣服的道理。 篮球场上,他们打了有一会了。 场下的男生开始分析战术和技巧,女生也开始分析哪个长得好看、哪个打球更帅。 “哇塞,我超喜欢15号,投篮太准了。” “那个混血,长得是真好看啊。” …… “你们不觉得这个24号师哥更优秀吗,长得帅,篮球也打得好。” “得了吧,人家有女朋友,没戏了。” “谁规定坐到他身边就是他女朋友了,我看未必,机会还是有的。” “你们觉得他身边的那个女生怎么样?” …… 很快,舆论从场上的球员转移到场下贡勉,马上就要烧到肖木木身上了,她搁那儿坐着,更不自在了,双手搭在腿上,微微沁了汗。 她能走吗?她可不想成为舆论的焦点。 “把你的外套给我。” “嗯?”肖木木有些懵,不是说不需要的吗? “我冷。” 肖木木只好脱下披在身上的牛仔外套递到他手里。 白蓝色的外套在贡勉手里转了个圈,转而松松垮垮的披在了身上,小巧的外套只遮住了他的半个后背,后面唧唧泱泱的声音却成功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