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期间的高速公路,时常是堵得结结实实,长长的车队,半天不会动一下。若是顺顺当当,那就不是国庆。 节假日的街头,中国人多的最好见证。 堵车是小事,就是熬谁的耐心多一点,反正总会有下高速的时候,只是,长时间耗在车上,人的精神容易疲惫,很难调整好。 所以,校队的大巴车是在早上五点出发的。 对于早起困难户肖木木来说,她有一瞬间都不想走了,多希望床能将她封印,不必早起也不必经历寒冷。 本来是定的是四点的铃,头天晚上计划好要化个全妆,可第二天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硬生生拖到四点二十五才起来,匆匆描了个眉背上书包就走了。 天还是全黑的,没有风,但气温很低,冷的她打了个哆嗦倒吸一口凉气。 站在宿舍楼前,望着眼前的一片漆黑,寂静的可怕,肖木木怕了,她该让贡勉他们顺路拐个弯接她的。 没有路灯,黑乎乎的,而且宿舍园区是半开放的,外人进来是常有的事。 这不是矫情,她是真的怕,真的胆小。 提着一口气,肖木木出了她们宿舍楼的铁门,一抬眼,便瞧见大树底下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退到铁门里面,她佯装镇定壮着胆子扬声问:“是谁?” 周围很静,她的声音很亮,但从嗓子眼里传出来的颤音透着害怕。 “是我。”一听到她的动静,贡勉立马就走了过来,“害怕了?” 刚刚因为紧张而绷起来的腿瞬间就软了,没了刚才的那股劲儿,“怎么是你?”其实,她想说的是,幸好是你。如果是别人,她不知道会被吓掉几个魂呢。 “我昨天不是给你发微信今天会过来接你的吗?”贡勉很自然的去拿肖木木背上的书包,被她微微侧身躲开了。贡勉过来接她就很可以了,哪还有背包也要让人家背的道理。 “我每天晚上过了八点消息都是免打扰。”肖木木小声的说着,自己错过他的消息在先,所以说话就势弱一点。 贡勉的腿很长,以往走路的频率也快,但今天走得很慢,肖木木不费劲便能和他走个并肩,也因为身边站着一个安全感十足的男生,心底的恐惧慢慢散了去。 没有风的冷,是往骨子里冷的,好看起见而没有扣上纽扣的外套终于妥协了,在黑暗中摩挲着,一个一个的扣着。 贡勉的观察力一向很强,所以这点细微的小动作自然也注意到了,他把搭在手臂上的一件外套递给了肖木木,然后不容拒绝的摘下了她的双肩包,改为他拎着。 “我没有那么娇气,我可以的。”肖木木不想再麻烦他,便出声伸手想要回来自己的包。 “衣服穿上,包我拎着。”书包从右手转到左手里,然后一甩手便挎到了左肩上,“我答应了你朋友,要好好照顾你的。”这下,纵然是肖木木有那个心,也是没了可能性。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就这么安静的走着。 有那么一刻,肖木木想着贡勉真的是她的男朋友就好了,害怕的时候可以上去牵住他的手,不牵手的话,靠近一些也是很好的,那样,怎样都是不怕的。 偌大的校园里,教学楼里却已经有教室亮起了灯,学校很大,所以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盏路灯亮着,主甬道上,只是停着一辆大巴车,红色的灯闪着。 从外面看去,车里除了司机师傅坐在里面有一搭没一搭的啃着苹果,其他的是一个人也没有。 “大家还没有来。”或许是看出了肖木木疑惑,贡勉出声道:“一个个懒得给驴似的,不到发车前几分钟,定是不会来的。” “那你是不是等了我好久?”闷在心里一路的问题终于顺着说了出来。 虽然贡勉的等待和那些每日等待宿舍楼底下等女友的男生们目的不同,但实质还是一样滴。〃∀〃 “没多久,就一会儿,上车吧。” 其实,昨晚见她没有回消息,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消息,便提前半小时就在那儿等着。天很黑,周围很静,他却很享受那种等待的感觉。 妙不可言,乐在其中。 大巴车是那种高层的,上去的话需要走一个特别抖特别高的台阶,腿短的弊端又来了。 肖木木死抓着把手,极其小心的往上攀爬着,心里想着,幸好她没有穿长裙,这一脚踩上去,就不知道踩得是裙子还是台阶了。 看她那副小心谨慎的模样,本来两手撑在车门前替她挡着的贡勉,便小心的伸出了一只手,轻轻地托住了她的背。这个动作,没有很暧昧,也没有很失礼,掌心的温度和力度刚刚好,肖木木正好借力往上走,比之前轻便了许多。 车里的灯是暖色调,暗黄的暖,看进眼里很舒服。 肖木木刚刚上来站定,贡勉也跟着上来了,正正好的站在台阶口,挡住。 “就坐前面,靠窗的位置。” 肖木木坐下,贡勉也很自觉的挨着她坐下。 四点五十七分,果真如贡勉说的那样,陆陆续续的才都过来了。 一个个,困得还没睁开眼,却每每经过肖木木和贡勉,像一个必经的程序一样,点着头,叫声“二嫂好”。 连二哥都没有叫,却要叫声二嫂,肖木木有些受宠若惊,也跟着点头示意。倒是贡勉,端坐在那儿,目不斜视,一副默许的样子。 晕了,还没开车,点了那么多次头,肖木木先晕了,头晃得晕。 最后一个上车的,是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