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木木先前晃晕了,看到教练上车,大脑第一反应便是笑成了一朵花,乖乖巧巧的叫了声“老师好”。因为受八百米荼害太深,导致她对体育老师有一定的阴影所在。 肖木木从未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教练,身高大概在一米八左右,身材挺拔匀称,穿着一个淡蓝色的衬衣,是一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一说话,便是笑着的,尤其一双眼,有神又亮,眼里的刚毅与温柔同在。 “这可是校队的团宠啊。”教练笑着,用那种看儿媳的眼神看着肖木木,很是满意,从他们身边走过去,拍了拍贡勉的肩,饶有兴趣的嘱咐道:“好好处啊。”回过头来,继续说道:“姑娘,若是吵架了,甭管有没有错,尽管一把掌呼上去,回头我再替你教训他。”说完这些,一个甩手,又说道:“我带出来的学生,不仅球技好,还绝对疼老婆。” 肖木木的身份,经教练这么一说,直接从女朋友上升到老婆,何况还是在什么都不是的情况下,肖木木虽对樊老师礼貌的笑着,脸却已经红的不成样子,连带着也不敢再去直视贡勉和教练的眼睛。 等到教练走了,肖木木还在那儿,低着头,整个人处在发红发热的羞答答状态,本就白皙的脖子这么一红,像点了胭脂的面团,又像是晶莹剔透的可口樱桃。 贡勉生了些想要逗逗她的意思,便凑过身子去,压低了声音,“你在害羞什么?” 肖木木的临场反应绝对是一流的,脑子里的托词还没想好,嘴里就已经先出来了,“教练长得好好看啊,怎么可以这么帅。”为了表达自己所说属实,还轻轻的握拳锤了锤座椅,煞有其事,一双眼睛亮的出奇。 大概贡勉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答案,瞧着她那副若有其事的花痴模样,皱了皱眉,忍不住出声问:“有我帅吗?” “额……”肖木木眨眨眼睛,想法就出来了,“教练的帅更多的是在成熟和时间的沉淀上。” “那我呢?帅在哪儿?” “帅,哪都帅。”肖木木应声道。 “嗯?”贡勉感觉好敷衍,想要点掏心窝子的话,便定定地看向她。 “实话,真的。”真真是真的,就差举双手表明诚意了。 那双诚恳又美丽的眸子,实在是没有办法不信服,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贡勉转过头,闭上眼睛开始小憩养神。 或许是因为太早了,大家伙选的位置都特别靠后,基本上是一上车便就继续睡觉。 一时间,整个车厢除了呼噜声,也就没其他了。 猛的起那么早,她现在是一点都不困,只是头晕的厉害,胃里空空的泛着恶心,靠在座椅上,脸上却是极力的隐忍。 抬头看了眼睡着的贡勉,忽的舒了口气,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还好,还好贡勉睡觉不打呼。 这点刚冒出来的小确幸,立马被自己的理智按了下去。他打不打呼关你什么事?!肖木木!! 她刚闭上眼睛,贡勉就睁开了,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从上瞧到下。 虽闭着眼睛,但空气刘海下的眉头微微皱着,嘴唇轻轻咬着,整个小脸,看起来很不舒服。 “不舒服?”贡勉小心地问着,连眉毛都带了些探寻和担心。 肖木木嗯了声,抱紧自己,倦倦的,恹恹的,朝着贡勉看了过来。 “我带了晕车药,要不要吃片?”她这副样子,弱小又无助,贡勉不自觉的放柔了声音,“嗯?” 肖木木摇摇头,“不,我从来不吃药的。”即使感冒,也是忍着喝几天水就过去了,她的抵抗力还是很强的,这与肖医生从来不允许她随便打针吃药有很大的关系。 “相信我,只要下了车,我还是一个活蹦乱跳打不死的小强。”肖木木说着,展开了一个试图想要让贡勉安心的笑容,“我闭上眼睛就OK了。” 当一个人把另一个人放在心上的时候,一点小毛病都足以牵肠挂肚的,贡勉看着肖木木毫无生气的样子,有些揪心,还好之前有所准备,在书包里掏出了一大包的糖,什么口味的都有,“想吃哪一个?” “橘子味的。”橘子味硬糖,甜而不腻,淡淡的酸,时而席卷整个味蕾,搭配的刚刚好。 贡勉没有直接把糖递给她,反而是撕开了个小口,直接递到了她的嘴边,肖木木无法拒绝,就着他的手,便就这么吞进了嘴里。 糖一入口,清甜的酸便已沁入了胃里,舒服多了,也没之前那么想吐了。 肖木木刚刚含着糖对贡勉说了声“谢谢”,后面各种窸窸窣窣的声音便出来了,有笑的,也有咳嗽的,还有甚者,捏着嗓子细声细气的喊着:“二哥,我也要吃糖。” 贡勉没好气的笑了下,没理他们,反倒问肖木木:“你不喜欢什么口味的?” “不喜欢?”肖木木想了下,也不知他何用意,“不太喜欢薄荷味的。” 贡勉很快的挑出两包薄荷味的糖,转过身,狠狠地朝后面抛过去,咬牙切齿道:“二哥请你们吃糖。” 不是都打呼了吗?怎么又醒了?肖木木在心里哀叹着。她能要求独处不?这些起哄的人啊,一点都不可爱,她很羞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