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被贡勉以极其强势的方式进行坦白式告白后,肖木木只有一个想法。 逃避,逃避与贡勉相关的所有。 自己也静下心来想过,她对贡勉的那些好感和喜欢,还不能给她足够的勇气去选择和他在一起。 他那个人,太过于耀眼,优秀到容易让身边人自惭形秽。 换句话说,她还未做好准备,也未有足够多的信心。 仝童说,别人恐婚,肖木木恐恋爱,没关系的,过了恋爱这一坎,到时候就能痛痛快快的结婚了。 一连五天,肖木木都在忐忑与矛盾中度过,她很害怕贡勉突然间给她发消息,她不知道回什么,也觉得俩人之间的氛围怪怪的。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喜欢的人,未必就要一定在一起,即使在一起了,很有可能会发现其实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好。 吧啦吧啦……反正肖木木最近是沉浸在杂七杂八的恋爱毒鸡汤里不能自拔,越看越觉得感同身受,就差突然间两行苦泪落下了。 还好,贡勉可能训练的忘乎所以,这几天,是一个消息也没有。 也听苏南提起过,他们一旦训练起来,平时温温的教练瞬间变魔鬼,手机也会以防分心而需要上交。 一时得意,肖木木竟翘起了开心又侥幸的小尾巴。 所以,国庆假期第六天的中午十一点,独自一人在家的肖木木,呈弥勒佛状盘着嘚瑟的小腿坐在凳子上,笑眯眯的对着香喷喷的鸡公煲准备大开胃口时,微信忽的蹦出一条贡勉的消息,惊得她差点从凳子上掉下来。 正如她怕的那样,贡勉要让她请吃饭。 欠的人情债总是要还的,肖木木哀叹。 “那你定个时间吧,顺便把大家都叫上,我请客,尽地主之谊。”肖木木看了眼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鸡公煲,想想难以推掉的见面,又仿佛看见了大把的银子从兜里流失,顿时没了胃口。 “下来吧,我就在你们小区门口。” 就这一句话,肖木木成功的从凳子上跌下来了,揉揉摔疼的屁股,一时间,恍恍惚惚的,开始怀疑人生。 她现在不在家?可以不。 没头没脑的走到楼下,想了想,又哼哧哼哧地折回六楼,拿了小电驴的钥匙才慢腾腾的下来。 踏着小电驴出了小区门,肖木木感觉自己这一路,心理强大了不少,可远远的看见他就那么很随意地插着兜站在路边,心理建设瞬间就塌了。 怯懦,扭捏,害羞,以上三个词来形容她再好不过。 短短五天,贡勉便瘦了一圈,精瘦精瘦的,整个人裹在黑T里,风一吹,空荡荡的让人心疼。 “你怎么好像瘦了?”小电驴刚刚好的停在他身前,肖木木不敢看他,尤其是他那双过于灼热的眼睛,头也没抬,只顾低着头摆弄钥匙扣上的小猪佩奇。 贡勉笑了笑,没回答,低头去看她,不到一周,小脸比之前圆润白皙了许多,笑道:“看来你生活不错,有点肉了。” “你是说我胖了?”肖木木惊呼,忍不住捧着脸去看贡勉,“真的?”这是多么糟糕的问候啊。 贡勉笑着点头,只不过笑容里多了些玩味。他就喜欢逗她。 肖木木眼睛由不可置信变成深信不疑的挫败,恹恹的,没了光亮,赌气瞪了他一眼。 “小姑娘,多一点肉,挺好看的。” 贡勉笑得更开了,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顺势坐在了电驴后座上,一个右手揽过去,就结结实实的箍住了肖木木的腰。 肖木木的身子瞬间就僵了,低头看了看搂在她腰上的那一只胳膊,因为过于清瘦,青筋与血管很清晰,不过,手臂很长,肌肉好看又有力,倒也可以。 定了定心神,小电驴在肖木木的驾驶下摇摇晃晃的启动了。 小姑娘载着一位小伙子,小伙子的大长腿无处安放,长长的,伸展不开,是一番风景。 “要不要把大家伙都叫出来?”肖木木迎着风,略微偏了下头问贡勉。 “不用,他们出不来的。”贡勉仗着身高优势把头伸到了肖木木的左肩处,还特意探了个头去说话。 俩人,又近了一点。 “我向教练请的假,说,再这样封闭训练下去,估计女朋友就没了。”说完这些,他特意转过头去看肖木木,果不其然,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小脸倒是憋红了。 没办法,长得帅的人,太容易撩到人了。 不过,这位教练,可真是“识趣有意思有原则”的很呢。 贡勉笑笑,头一仰,趴在肖木木的后背上,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嗫喏道:“我太累了,睡会儿,你随便带我去个吃饭的地就OK。”至于吃什么,不讲究,见到心上人就已经达到目的了。 腰上紧紧的叠着一双手,背上伏着一位尊神,其实也不是很重,但肖木木还是有种压的喘不过气的感觉。 心理作用,绝对的心理作用。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和男生有这么亲密的肢体接触。 此时此刻,不知第一次坐在女生电驴后座的贡老二有何感想? 少女的背,暖暖的,柔柔的,但不知有什么硌的脸不舒服,睡得迷迷糊糊的贡勉,不自觉的伸手抠了一下。 肖木木大羞,耳根以上全红了,猛地一下停了车,幸好贡勉的手箍住了肖木木的腰,否则他就会很“不幸”的掉下来了。 贡勉睡得一脸懵,还带着些呆萌气,问:“怎么了?” 肖木木咬着牙回:“没什么。” 只不过,接下来,贡勉总感觉这车骑得有点彪悍,经常来个急刹车或者拐角处的漂移什么的,还好,他抱得紧,任而小电驴的东歪西扭,他是怎么也没被甩下来。 抱得紧,就是好啊。贡勉暗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