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木木带贡勉去的是自己学生时期特别喜欢的一家拉面店。 高中的时候,几乎能逃课出来的时候都来了这家店,这里,是埋在味蕾深处的记忆,也是肖木木叛逆的很好见证。 肖木木把小电驴停在门口,贡勉这才揉着眼从后座上撤了下来,没站稳,摇晃着跌撞了几下。 “很累?”瞧他这个样子,往日威风不在,挺拔的模样里多了几分憔悴,不自觉的,肖木木声音低了好几个度,连带着尾音也柔和了许多。 贡勉伸了个懒腰,朝着肖木木展开一个舒心的笑容,懒洋洋的说:“放心,这顿饭跑不了,你也跑不了。” 一句话,涵盖着几分深意,肖木木从下往上深瞟了他一眼,无奈道,“走吧。” 店铺的门是厚重的推拉门,等她走到门口准备推门的时候,紧跟在身后的贡勉便先于她推开了门,错位看的话,肖木木基本是在贡勉的手臂下钻过去的。 待她进去且距离推拉门处于安全距离后,贡勉这才松手进去。 因为T市是个全国有名的旅游城市,所以这里的人都很可爱,尤其是一到节假日能不出门就不出门,错开人潮高峰,给游客腾地。 现在这个时间,店里基本上都是游客。 肖木木上学那会逃课来这儿次数太多了,和老板挺熟的,她进去一露脸,老板直接吩咐人领他们去了二楼一个视野很好也很静的半开放式厢房里。 肖木木给贡勉点了一份牛肉拉面,自己是阳春面,附赠了一些开胃小菜。 “看来你和卖吃的都很熟啊。”贡勉半笑着揶揄她。 “T市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你能做到让老板记住你,看来,这课没少逃吧。”贡勉仰坐在长椅上,勾着嘴笑着,只不过笑里也多了几分审视和玩味,手指一下一下的在桌上扣着,“你这个人,远没有表象那么循规蹈矩,骨子里叛逆的狠。”最后一句话,一针见血。 听不出他话里的态度,肖木木眨眨眼睛,无辜道:“我逃的都是自习课,不碍事的。” 贡勉哼笑了下,拉回身子坐好,盯着肖木木道:“可是,你这个样子……” 这家伙刻意拉长停顿,肖木木心里一紧,莫名的有些紧张。 “我喜欢。” 霍! 肖木木心里顿时松了下来,但矜持起见,装作雷打不动的模样,哼了声,手机在手里来回的翻着个,问道:“你想喝点什么?我知道有家饮品店不错。” 贡勉倚在了墙面上,一只手搭在长椅上支撑着自己,懒懒的抬眼看了肖木木一眼,又闭上了眼,“和你一样。” …… 肖木木点了两杯柠檬水,站在一旁等着叫号,低头看手机的功夫,再抬起头,发觉身边站了个人一直在看着自己。 心里密密麻麻的不适,带着不满和愤慨索性抬眼直视了回去。 那个人的脸映入眼帘的同时,肖木木的心瞬间也就沉了下去,脸上挂着尬尬的笑,不知是收回笑还是应该转过脸装作不识。 良久,才听到他说,“肖木木,好久不见。” 字字清晰,语气舒缓,笑容刚好,倒真应了那句“好久不见”。 肖木木有些恍惚,然后听见自己说着:“好久不见,杜风。” 那份曾被自己随意开始又任性叫停的恋情,到底还是自己对不起他在先,所以再见,肖木木还是满满的愧疚与歉意。 其实,分手后没几天,杜风就因为父亲的外调而转了学,俩人再也没见过。 今日再见,他高了许多,微微笑着,还是印象中白面小书生的模样,但多了些成熟稳重之气。 肖木木搓着右小臂,不再作声。 “15号,两杯柠檬水外带。” 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单子,肖木木走过去接过柠檬水,又对着跟在后面取饮品的杜风笑笑,说了声,“走了。” “你去哪?我送你?”杜风取了饮料紧跟出来。 肖木木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道:“不用了,我骑车过来的。” 小电驴停在拉面店外面,肖木木拿了柠檬水正想进门,杜风突然开车过来叫住了她,“不留个联系吗?我们也算是老同学了。” 他都跟到这儿来了,也这么说了,若是不留下联系方式,那倒显得肖木木多想多疑不大气了。 待肖木木上楼后,小菜已经上来了,贡勉拿着筷子漫不经心的挨个戳着,她进来,他连头都没抬,便问:“楼下拦着你说话的那小子是谁?” 肖木木心一惊,透过落地窗往外面看去,正好看见坐在车里却降下车窗往这儿看的杜风,再看看此时盯着她的正主贡勉,无比心虚地说:“老同学。” 贡勉哦了声,好像并没有往心里去,而是放下筷子,转过头对着马路上的杜风摆手。 肖木木偷偷抬眼去看,贡勉笑得那是一个热乎,好像杜风是他的什么好朋友,再看杜风,升上车窗就走了。 贡勉冷呵了声,注意力又回到了肖木木身上,骇的她赶紧拿起筷子夹了个咸萝卜往嘴里塞。 啧,真咸。肖木木一个哆嗦。 贡勉把柠檬水插好推了过来,肖木木乖乖接过喝了口,但就是不敢去看贡勉的眼睛,针尖一样咄咄逼人的目光,好像要吃了她,谁敢看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