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应该是一顿欢欢喜喜的午饭,因为杜风的突然出现,因为贡勉那家伙的阴晴不定,肖木木这顿饭吃的呀,真不是滋味。 不敢抬头看他,只得埋头吃面; 面很快吃完了,只得不停地吃着开胃小菜; 小菜吃多了,咸啊; 咸了就多喝柠檬水,然后,很光荣的酸牙了。 用家乡话来说,“酸牙”就是“倒牙”了。 肖木木捂住两边的小腮帮,嘶哈嘶哈的倒吸气。人啊,若是倒霉了,那是喝口水都倒牙的。 反观贡勉,肖木木都这个样子了,他还是一副要死不活愤恨不平的模样,吃一口面,看一眼肖木木,冷笑一声。 骇得肖木木背后是“飕飕”的冒凉气。 贡勉这种男朋友,要不得,可要不得,得先要命不是?肖木木在心里不停地念叨着。 “这面,确实好吃。”贡勉吃饱喝足,也把肖木木的各种反应看了个遍,甚是满意,心情很是愉快,“你结账?” “我结,说好我请的。” “那把车钥匙给我。” 尽管肖木木一头雾水,还是迷糊纳闷着把钥匙递了过去。 等她结完账出去,贡勉正坐在小电驴上摆弄着车把,一双大长腿稳稳当当的岔在两边。 肖木木从后面绕到前面,挑着细细的眉,不确定的问:“你来,还是我来?” 贡勉笑了下,轻轻的,亲昵的,伸手勾了一下肖木木的鼻子,“有那么不相信我吗?” “来吧,让我教你第一个相处之道。”贡勉指了指后座,示意她坐上去。 肖木木迟疑着,还是走了过去。 小电驴是单人的,虽有后座,但大多时候都是摆设,座位设得很低,人坐在上面,没有把手,就很没有安全感,摇摇欲坠的,若是有什么,第一个掉下来的肯定是她。 肖木木试探着抓住前面车座的底部,暗暗祈祷着贡勉骑车不要太横。 “什么相处之道?”肖木木低着头琢磨怎样放手比较合适,随口回了句。 “永远无条件相信我。”贡勉说着这句颇有信心和重量的话,回手抓住肖木木的两只胳膊叠到了自己腰间。 肖木木一个不防备,被他那么一拽,跟着他的节奏,上身便跌到了贡勉的背上。于此,始作俑者满意的坏笑了下,“抱紧我,才不会被摔下去哦。” 贡勉一转把,车子就猛地向前冲去,本来想松手的肖木木,秉着小命要紧的至高理念,两只手死命的抓在一起,叠在贡勉的腰前,不敢懈怠了。 店铺设在马路的坡下,贡勉码足了电力要冲上去,自下而上的仰视角度,肖木木不得不趴在贡勉背上,搂紧了他,以防跌下来。 冒着生命的危险,肖木木坐在贡勉的后座,忍不住懊悔,她怎么那么想不开把自己的小电驴让给贡勉呢? 好不容易提着一颗心成功上坡,贡勉又来了个急刹车,肖木木已经被危机感练出反应意识了,伏在他的背上,条件反射的紧紧搂住他,死也不松手。 因为要摔一起倒,好歹得在摔下去之前拉个垫背的,不能就自己一个人掉下去,那多疼啊。 贡勉低头看了眼箍在自己腰前箍的紧紧的一双小手,心里满是开心,得意着回头,极其挑衅地看了眼不远处,又淡淡的收回了视线。 “怎么了?”肖木木注意到他回头看了眼,也跟着抬起头想往后面看去。 贡勉一个反手,把肖木木重新摁在了自己的背上,语气无比愉悦和轻松地说了句,“抱紧我,走了。” 不远处的大树旁,停着一辆帕赛特,升起车窗,走了。 这一路啊,这车骑得呀,真是一言难尽啊。 除了没闯红灯,车空钻了,飘逸玩了,速度也加到最大了,也有慢到像乌龟的时候,更可气的是,这家伙压根就不走正道,坡是他的最爱,“s”是他前进的轨道路线。 肖木木严重怀疑他这是在报复,报复她来时没有好好骑车,报复她见了杜风。 能怎么办?只能抱得紧些,再紧些。 肖木木趴在他背上,听着呼啸而过的风声,闭着眼睛不敢看周围,想来想去,还有一个原因,这小子在揩油! 可松手?不敢。 小电驴最后停在他们入住的酒店前,贡勉下了车,一个甩手,钥匙扔回了肖木木手里。 肖木木暗喜,摸着回到自己手里的小电驴,甚是欢喜,有种小命保住的感觉。 贡勉又看了她几眼,但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掂量几分,挠挠头,说:“你先回去吧,自己骑车注意安全。” …… 肖木木的手机“咕噜咕噜”的响个不停,她只得靠边停下,看看是谁,到底有什么要紧的事。 一共七条,全是贡勉的。 “我不知道今天你见的那个男生和你什么关系,但我确定那个男生有在打你的主意。”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会很忙,你最好不要和他联系。” “他若缠着你,你回头给我说,我收拾他。” “肖木木,这场约会,是我不间歇的扣了一上午的篮才争取到的,我很珍惜并享受这次约会时光,我希望你也是。” “自己回学校的时候注意安全。” “我还是有些生气,你肯定没给我说实话,等我回去再给你一一算清。” 最后一条,是个表情包,皮卡丘抱紧自己,满脸不开心,字幕道,“我生气了,快哄我”。 肖木木忍不住笑出了声,贡勉这个样子,好cute。 没怎么思索,肖木木回了个“好”字,外加一个表情包,【乖,摸摸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