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假期结束,要返程回学校了,肖先生和木女士这才表达出不舍。 破天荒的,一向贪睡的木女士起了个一大早,做了一桌的菜,肖医生也难得休班在家,开车送她去火车站。 肖木木特意要求肖医生拐弯去了T市大学城,车子停在农大体育馆的外面,她趴在车窗上,往外面瞧着。 虽然看的是体育馆的外侧,但至少,实际距离还是挺近的,呼吸的空气靠得也更近了些。 好像,可以听到他打球的声音。即使是幻觉也很甜啊。 肖木木趴在车窗那儿不自觉的笑了。 “我说姑娘啊,外面有什么,还特地让我绕这么远的路过来。”肖医生打趣道,也跟着探头往体育馆的方向看过去,“要不?我们进去瞧瞧?” 肖木木讨好的眨眨眼,“等会儿,等我拍个照我们就走。” 国产的手机就是好,摄像头清晰的堪比单反,再加上景深效果,拍的体育馆就像农大的宣传海报,很有感觉。肖木木忍不住沾沾自喜,拿着手机给肖医生看,“老爸,你觉得我拍的怎么样?” 肖医生乐笑得很骄傲,“好啊,挺好看的,不愧是我的肖大摄影师。” 这么一说,肖木木就乐了,笑得更是讨好,继续上纲上线,“那,老爸,有没有考虑给我买个无人机?有了无人机,我可以拍的更好的……” 肖医生左右看看,喃喃道:“我这车停的不对,待会交警来了就糟糕了,我看看,怎么走……” 肖木木忍不住怒翻白眼,她这老父亲,装聋作哑转移话题的本事可不是盖的。 还是控制不住,把这张照片发给了贡勉,顺带说了句,“好好训练,我回学校了。” 贡勉好久没有回消息,直到肖木木上了火车,他才发过来一条消息,“注意安全。” 肖木木努努嘴,还到体贴,知道记挂着她。 火车上信号一直都不太好,断断续续的,有时候还是2G,肖木木一条消息也发不出去,自然一条消息也收不到。 直到下了火车,手机噼里啪啦的蹦出了好多消息,其中有一条是贡勉的。 “我不在的时间里,木木同学,要记得想我,要乖哦。” 她就知道,贡勉这个人,说话怎么可能如此简短正经,他这个人,远远,不正经的很。 就像昨天晚上,突然偷跑出来,一上来就紧紧的抱住了,什么也没说,又着急忙慌的打车回去了。肖木木是有一肚子的问题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她很想知道,偷跑出来,真的没有被教练发现吗?如果发现了,处罚措施是什么? 想到这儿,农大操场上,因为“越狱”正被罚圈的某人猛的打了一个喷嚏,跑着圈也没耽误他搁那儿自恋,“这是,我家木木同学想我了?” 操场内圈,以老三为首的南体校队成员,人手一部手机,对着贡勉,跟着他倒跑,边跑边录视频,老六直接打了个视频电话给肖木木,进行现场直播。 这边儿,好巧不巧,肖木木手一哆嗦,接通了。 “嗷!二嫂!”老六嗷了声,兴奋的手机差点抓不住,“二嫂,二哥昨晚偷跑去见你被教练抓到了,这会儿正负重跑十圈呢。” 略有些惊讶但又在意料之中,肖木木啊了声,尬尬的笑笑,从屏幕里可以看到,贡勉腿上绑着沙袋,却还是跑的很轻巧,前方,从左到右,乌压压的一群人,拿着手机,倒跑着,嬉笑着。 说实话,肖木木都替看笑话的他们忧心,依着贡勉的性子,肯定会秋后算账,变本加厉的折磨回去。 老六拿着手机前后左右的在贡勉身边跳来跳去,再加上身形偏瘦小,他就像个跳蚤一样蹦来蹦去,冲着手机里的肖木木吱歪乱叫:“二嫂啊,二哥这是妥妥的要你不要命啊,他连训练都敢逃……” 老六没注意也没防备,贡勉一个抬手就把手机夺了过去,然后加速往前冲,直到把他们甩在后面,这才慢悠悠的小跑起来,得意洋洋的挑着眉朝手机里的肖木木笑。 “你,还有几圈?”贡勉被罚,她也算有份,毕竟也是造成他逃了训练偷跑出来的原因当事人,内心深处还有点愧疚和不忍。 “三圈。” “那好,你跑吧,我陪你。”贡勉老是盯着屏幕里的她看,肖木木转换了摄像头,映入他眼的,便是火车站广场的方块地砖。 贡勉无奈又宠爱的叹了口气,握紧手机,再次跑了起来。 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马上南市的天就黑了,他不能让肖木木为了陪他误了回去的时间,只得加速以此尽快减短时间。 三圈,负重跑,三分半,罚跑十圈到此结束。 肖木木打车回学校,贡勉不放心,硬是让她围着出租车走了一圈,自己透过手机屏幕,记下了车牌号。 司机师傅都被贡勉的这一举动逗笑了,对肖木木说:“你这个男朋友,不错,知道担心你。” 肖木木不好意思的笑了,脸颊微微透着红。 司机师傅向手机里的贡勉打了声招呼,承诺道:“小伙子放心,我定能把你女朋友安全送回学校。” 大叔内心想法:啧,年轻就是好啊,谈个恋爱都那么甜,有意思的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