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末的天气越来越凉,校园的叶子也都基本飘落光了,略略有点荒凉的气息。只有天像洗过一样,蓝得纯粹,寥寥的有几丝白云。 鹤鸣湖的水一动不动,就像现在午后的校园一样,平静安然。 教室,食堂,就连图书馆里都没有几个学生了,午睡浓香的气息弥漫,轻抚着这片宁静。 言韩顺着楼梯上了图书馆的四楼,那个角落里的位置依旧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没有带纸笔,没有带多余的杂物,仅仅是坐在那里,带着耳机低头认真的看着什么。 言韩悄悄的,也找了个角落坐下,两手搭在腿上,看着不远处那个瘦小的身影,嘴角缓缓的荡漾开来一抹暖暖的笑。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言韩和那个身影的主人皆是一脸的专注认真,好像融进了这缓慢的时光里一样。 这学期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结束了,大三的下半学期,言韩准备要去国外了。这一走将会是大半年。 是的,大半年,听起来,真的不长。 只是,这半年,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坐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的去关注她了。 言韩抿了抿嘴唇,低着头,陷入了深思。 沉思间,那个身影很快站了起来,摘下耳机,穿上外套,将书放回原位。 言韩忽然有想去说句话的冲动,但是又很快压了下来,那人一系列连贯快速的动作让他没有空隙去上前说话。 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楼梯口,言韩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看了好久。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也准备离开。眼神无意间一扫,看见了桌上那副白色耳机。 言韩走上前,拿起桌上的耳机,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久,忍不住笑了。 都这么大个人了,就带了一副耳机,也能落下。 耳机的款式很简单,普通的白色,没有任何装饰,静静躺在言韩的手掌心里。 望着那白色的耳机,言韩的的眼前浮现出了刚才的身影,思绪又飘回了大二上学期那个初秋的午后。 那时的他已在这所学校待了一年多,风生水起。 言韩记得很清楚,是去参加一年级举行的一场辩论会。 辩论的题目是很经典的龟兔赛跑问题。 主办人别出心裁,加了花样,让比赛更有了看头。 假如龟兔赛跑中兔子不睡觉,那么结果会如何? 正方的观点是觉得如果兔子不睡觉乌龟将会必败无疑,智者会战胜愚者。而反方的观点,是觉得就算兔子不去睡觉,乌龟凭自己的努力也不一定会失败,愚者有时候不会败给智者。 两方竞争的激烈,正反双方都唇枪舌剑。但是明显正方比较占优势。 眼看正方就要碾压全场的时候,反方坐在最边上,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孩,默默的举起了手,经过了主持人的示意后,缓缓的站起来开口说道,“世界著名的一流大学牛津大学曾经有这样一条理论,叫灰人理论:灰人理论主导的学术态度是‘反对刻苦’,你要么做到不努力也智慧过人,或者坦然面对自己的极限,接受一个四等的学位。如果你是一个天分很高研究某项学科,牛津大学是全力支持的,如果你没有这方面天分,你非要通过努力去弥补这个,这样的人就叫作灰人。这种灰人就是在浪费生命,因为即使你再努力,这辈子也达不到那种高度,你可能从一达到三,但你这辈子都达不到十。霍金是我们都知道的天才,他思考一秒甚至比我们思考一年都有效。”女孩顿了顿,仔仔细细的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材料,“那么我们继续回到刚才的问题上,确实兔子天生有陆地优势,乌龟先天不足,能够提前跑到终点也全靠了兔子偷懒。但请我们继续来做个假设,如果将龟兔赛跑的终点从陆地挪到水里,是不是兔子再怎么挣扎也不会比得过乌龟呢。故而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智者固然是令人敬佩,但是在不同的方面愚者也未必就一事无成。发言完毕,谢谢”女孩抚了抚裙子,坐下了。 当时全场大概静了有五秒,然后整个阶梯教室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言韩本是一直处于神游状态,直到听见了那一番话,才开始认真的打量起台上的女孩。清秀的五官,浅淡的神色,格子衬衫外套,干净平整的齐膝条纹裙,静静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因为抢风头的张狂。只是唇角微弯,浅浅的笑着。 窗外的阳光细细碎碎的洒落进来,微风吹佛送来一室芬芳。 那一刻,风源源不断的吹进来,言韩在风里听见了欢喜的悸动。 其实,那次初子喻并没有想过要去出什么风头,只是看着最后劣势过于明显才激动发了言。 思绪又穿回了现在,外面依旧阳光暖暖,秋天迈着优雅的步伐欢快的在校园里舞蹈。太阳投影的角度,林荫小路的身影和那天初遇的午后别无二般。 凉风阵阵,干净的阳光和优美的蓝天都输给了这个画一般的女孩。 她的笑那么淡,却胜过了校园里怒放的秋菊。 直到现在,言韩回忆起还历历在目。 言韩合上手心,望着窗外,思考了片刻,便将耳机包在手里放进了口袋,坏心眼的想着。 初子喻,等我回来,再还你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