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府就好像人间炼狱,杀戮就像永无止境。 姬槿瑜就跌坐在院子正中央,怀中抱着一对中年夫妇的尸体什么也不说。 鲜血将她身上那件原本洁白无瑕的裙裳已经染成血红! 浑浑噩噩之间她不知道这场杀戮持续了多久,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刀砍在她的身上! 突闻一道轻悠的脚步声,如同坐化一般的姬槿瑜艰难的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司离陌。”   司离陌向她走来的步子突然一顿。   姬槿瑜木然的抱着怀中的人,身子僵硬得一动也动不了,“司离陌,你来了。”   司离陌不语。   “你不说话我也知道是你,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不明白!但我当真不敢相信我用尽全部去爱的男人有一天会亲手将我推下深渊……”姬槿瑜眼角划过一丝水痕。   “姬府通敌卖国,一 个 不 留!”那些对于姬槿瑜来说残酷至极的话就这样从司陌离口中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姬槿瑜放下姬仁夫妇的遗体,小心而慎重!接着缓缓站了起来。 她看着自己满手的血迹突然笑了。 伸手猛的指向司离陌…… 眼泪缓缓从眼眶中滴落下来,“司离陌,你怎么敢!”   “我有什么不敢!”司离陌心中那一抹酸涩突的一扫而空,再次低头看着姬槿瑜时眼中闪露一丝疯狂,“阻我帝王大业者都该死!姬家如此,你,也不例外!” 姬槿瑜突的大笑,“好一个不例外…… 离陌,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离陌。从今以后,你我!形、如、陌、路!” 司离陌唇角带起笑容,“形同陌路?姬槿瑜!事到如今你都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说着不由无奈的笑了,“姬槿瑜,你太天真了!傻得可爱啊!如今我如何救你? 我可以大赦天下的囚犯。但你姬家!必须死。” 姬槿瑜死死的瞪着司离陌,“司离陌!我为什么会爱上你?你什么时候变成了我这样陌生的样子!或者说,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你,是你装的太像,欺骗了我!!” “姬槿瑜,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不是我对不起你,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也是皇上的儿子!我是他第一个儿子。 凭什么……凭什么我不受所有人待见!我也是龙子!外面那些人……”   姬槿瑜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突然觉得是那么陌生,眼前的人哪还有曾经的儒雅俊秀!一张脸上满是狰狞。   司离陌也不管姬槿瑜,只是一张脸充满着怒意,“外面那些人凭什么?他们是臣!我好歹也是皇子!怎么轮得到他们来奚落我。我不服!”   说着司离陌突的逼近姬槿瑜,伸手抓住她的双肩,将人一把带向自己的怀中,他凑近槿瑜的耳畔,“槿瑜,对不起!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你父亲不支持我。 他桃李满天下,朝堂学子多是他的学生,他若助我,我可功成名就!他若阻我,我不杀之那便是我永远的阻碍!既然他不配合,我便杀你姬家满门!这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他自己……”   说着他突然猛烈的摇晃姬槿瑜的双肩,“槿瑜!如今姬家死了,你一辈子不会原谅我,你已不是那个单纯的小女孩,如今的你让我都害怕…… 既然如此,我便不能容你!本想留你一命,你却偏要逃出皇宫,如今只有你死,我心中那块巨石才能彻底放下,朝中大臣才会彻底死心!我的皇位才能坐得稳当。” 姬槿瑜猛的挣开束缚,曾经那般清透的眼睛此刻布满黑黎,“你把我当成你的绊脚石?司离陌!!你的良心被狗给吃了……” “你忘了是谁不顾家人的反对就是死也要帮你!忘了是谁连女子最诊视的名节都舍弃了!忘了你的今天是谁给你的?” “是我自己!”司离陌一双眼眸布满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