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暮依旧面无表情,杨青火了。 靠!够了! 他把白暮狠狠摔在地上,“磅”一声白暮撞在地板上,浑身一阵刺痛。 这时装在口袋里的平安结掉在地上。 那是他妈妈生前留下的遗物,她自己亲手编织的平安结,他一直留在身边,那是他最宝贵的东西。 白暮眼里对平安结的紧张在意被杨青捕抓到,没等白暮过去拿起平安结杨青提前一步快速拿在手里。 “还给我!”一阵喊声划破天际,白暮瞪大着眼看着杨青。 终于在他脸上看到表情了,杨青有点嘚瑟:“可以还给你啊,那你答应我明天输掉比赛,不然别想我还给你......” “磅!”杨青脸上一阵疼痛,白暮朝他脸上挥了一拳。 这家伙分明卑鄙,自己赢不了比赛居然威胁他,不管出于什么理由,白暮打心底看不起他,他这样做就是对比赛的一种侮辱。 眼前,最珍贵的东西还被他当作把柄! “靠!”杨青大吼一声:“别以为你打我我就不会还手!” 喊完他朝白暮脸上狠狠挥了一拳:“敬酒不喝喝罚酒,比赛不用你退让了!但你对我动手就别想要回你的东西!” 怒吼完,他把平安结扔进了桥下。 平安结掉进了河里。 “磅!” 杨青被白暮推倒在地上,那高挑的身影坐在他的身上“磅磅磅!”白暮朝他的脸上不断挥拳。 居然将他最贵重的东西丢进了河里!杨青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白暮! “靠!”杨青推开白暮,伸脚朝他肚子猛踹了一脚,扑上去打算给他重重一拳。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背后传来了道喊声,杨青吓了一跳,不想闹出事,他瞪了一眼白暮,撒腿就跑了。 顾茜站在远处,本想把手机还给白暮,谁知却看到两人在桥上打了起来,她只有撒谎说警察来了,唯有出此下策,不然白暮会受重伤。 “白暮,你没事吧。”顾茜跑到白暮的身边。 “......” 白暮没有回答她,站了起来,顾茜发现他的脸上有几道伤口,俊俏的脸上多了大片淤青。 只见他快速跑到桥下。 “你要去哪里?”顾茜跟了上去,见白暮一跃跳进河里,河水很浅,只到了他的膝盖处,他弯腰不停地翻着河水。 顾茜第一次见他那么慌张。 他在找什么? 顾茜想也没想,脱下书包,跳进河里走到他的身边:“你找什么?我和你一起找!” “平安结。” 他淡淡地回了一句,顾茜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低沉富有磁性,虽然没有什么温度但是很好听。 “好。” 顾茜双手伸进河里,不停地摸着,想来肯定是刚刚打架的时候被扔进河里的,顾茜虽然和白暮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在篮球场上在班上,她清楚知道白暮虽然高冷,但是绝对不会主动出手打架,他是一个认真学习的乖学生。 这样的人和打架完全不沾边,除非是刚刚那个男生惹到他了,现在想想肯定是因为平安结的关系,从白暮对平安结的在意来看,顾茜断定平安结对他很重要。 但是,河水有点浑浊,完全看不到底,只能伸手进去摸,河流这么长,平安结小小一个,这等于大海捞针。 顾茜看了一眼白暮,他依旧不停地找着,平时面无表情的脸上全是慌张。 他现在一定紧张死了。 半个钟过去了,顾茜伸直了腰,一阵酸痛,还是没有找到,白暮没有说话依旧专注的找着。 他对平安结的在意紧张让顾茜的心紧绷了下,那个平安结是别人送给他的吧。 只有别人送才特别有意义他才这么紧张。 但是是谁送的呢?顾茜有点紧张不安,她好怕是女生送的…… “白暮......那个平安结是谁送的?”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问出了这句话,但是她实在憋不住了,不想乱猜测了,只会让自己不好受。 “......” 一片安静,顾茜想也知道白暮不会告诉她。 “我妈妈做的。”他淡淡地说了一句。 顾茜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回答她,可能是念在她帮他找了半个钟的缘故吧。 妈妈做的,这答案听起来要比女生送的好太多了。 “原来是你妈妈亲手做的。”顾茜释然一笑。 “......对我很重要。”白暮顿了顿:“是我妈妈生前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生前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顾茜整个人怔住。 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 原来,白暮和她一样。 没有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