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茜带着笑身体慢慢朝他靠近,嗯……就想挨着他。 他身上很香,有股淡淡的柠檬清香味,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坐在一起感觉特别的好,好舒服,好放松,好甜哦。 外面吹进来的风凉凉的,更舒服了。 在河里找了半天平安结,说实话腰弯的有点酸,而且,好困,顾茜慢慢的闭上眼睛,嗯......就眯一会...... 白暮见顾茜忽然变得安静,用余光瞄了她一眼,只见她似乎睡着了,然后...... 然后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她的发丝很柔软很香,而且她的身上有着独特的少女清香味,白暮再次别过脸。 俊眉微皱,他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竟然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好像还挺喜欢的。 等等,那是顾楠,是个男的。 他在心里再次提醒自己。 他怎么可能因为被一个男生靠着而感到……舒服? 白暮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他的视线看向车窗外,转移注意力。 一定是他太累了,所以才会胡思乱想。 忽然,公车刹车。 司机破口大骂:“靠,前面的会不会开车的。” 由于惯性,两人身体往前倾,顾茜腿上的书包掉在地上,但是她并没有醒来,因为太累了,她依旧靠在白暮的肩膀上睡了。 掉在地上的书包引起了白暮的注意,那书包拉链没有拉好,一本画册掉在了出来。 白暮微微弯了下腰,他伸出修长的手很轻松地拿起书包和画册。 他把书包放在旁边的空位上,当他准备把画册放进书包里时,一阵风透过车窗吹了进来,画册被翻开。 那张他做着投篮姿势的画像映入双眼。 此刻,他的世界一片寂静,深邃的双眸透着满满的惊讶。 这怎么回事...... 思绪一下子紊乱。 顾茜睁开了眼睛,怎么忽然睡着了?她睡了多久了? 我的妈呀! 身旁,白暮正在看她的...... 顾茜一把抢过画册,脸红的很。 一瞬间,车上极度尴尬! 白暮看到了她的画册了!怎么解释!怎么解释啊!他会怎么想啊!要死了!在他眼里是一个男人偷画另一个男人啊! 他会不会以为她是gay! 顾茜看着白暮,他依旧别过脸,看不到他的表情。 “那个......那个是这样的,我......”顾茜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解释,居然结巴了。 “......”白暮没有接话。 “因为我特别崇拜你打篮球,然后你还是队长,所以我......所以我才画了你……我仅仅是对你的崇拜,没有别的。” “嗯。”他回了一个字。 嗯?就嗯?他真的不会想多了? 白暮看了顾茜一眼,这种男生他见多了,喜欢他的女生很多,从小到大他收到的情书数之不尽。 但也有崇拜他的男生,崇拜他的成绩崇拜他的球技。 在他眼里,顾楠也如此。 一个崇拜他的男生。 “我到站了。”他淡淡地丢了一句,车门打开,下车了,再也没有回头了。 —— 夜晚。 真要命! 顾茜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公车上的画面,尽管白暮面无表情,但是当时看到画册他眼里的诧异她看的清清楚楚。 糟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 会不会以为她是gay再也不理她了。 想着她翻来覆去,毫无睡意。 “铃铃铃......”电话响起,是谁打来啊 ? 这么晚! 顾茜心里七上八下的,她接通了电话:“喂?” “顾茜,是我。” 那边传来了秦朗的声音。 这家伙这么晚打电话来给她做什么? “怎么了?” “是这样的,顾茜,我作为顾楠的好朋友,也是你的好朋友了,我想和你说......”那边顿了顿继续:“因为你是顾楠最亲的家人了,我想你有必要知道,顾楠他是喜欢男人......” “......” 顾茜一脸黑线,她完全没有想多,她就知道秦朗会误会!!!!今天早上给他看到画册她就觉得他一定会多想的,都怪她,扮演顾楠还偷画白暮这下被秦朗发现了,他肯定会误会!在他眼里,一个男的偷偷画另一个男的论谁都会想歪…… 天呐! 怎么感觉自己给弟弟砸了一个锅啊!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顾楠那么优秀开朗,那么多女生送他情书他都不收,我现在才知道他喜欢男人,你作为他的姐姐我想你有必要知道,和他好好沟通......” “沟你头啊!”顾茜快要晕死了。 “我弟弟是绝对不是gay,他是纯正的大直男我弟弟喜欢女生!” “不是的,我今天看他的书包,里面的画册画了我们学校的校草白暮!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会偷偷画另一个男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