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是她想太多了。 黄雅静想着,看了看顾茜,顾茜现在的身份是男生,是顾楠,白暮眼里她就是男生。 所以,如果白暮的眼神里有宠爱是不可能的。 顶多是朋友之间的关系。 只能说他们感情比较好。 在白暮眼里顾茜是顾楠。 对,就是这样。 刚刚肯定是她想太多了,肯定是了。 只是,一想到白暮刚刚看顾茜的眼神...... 毕竟,她知道顾茜是女生。 她不是男生。 怎么感觉刚刚是在看到自己喜欢的男生正温柔地看着别的女生呢? 而且白暮一向那么清冷傲娇,对别的女生的告白都毫无所动的。 怎么唯独对顾茜...... 不对,黄雅静现在心里有点乱,一方面告诉自己顾茜现在是男生,白暮把她当成男的。 一方面,自己心里不爽。 真的,不爽。 白暮夹菜给顾茜...... 这种待遇她甚至做梦都不敢想......。 她会不开心,只不过因为知道顾茜是女的,所以有点吃醋了。 但想想,她和顾茜一直都是好朋友,不该这么小心眼。 一切是她想太多了。 乱想完,黄雅静没有说话,全程安静的吃饭...... 吃完饭后,四个人饱饱地来开餐馆,秦朗家的方向和他们三个相反,出来餐馆后他就道别先走了。 顾茜看了看白暮,第一次和他一起吃饭,他吃饭的样子好斯文哦,一举一动无不透露着高贵典雅。 简直和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白暮,就像一个贵公子。 一举一动,优雅脱俗。 他正看着前方,双眼毫无波澜,他的侧颜轮廓分明,鼻子高挺,好看到让人觉得遥远。 此时,看着白暮的还有黄雅静,黄雅静偷偷瞄着白暮,不敢光明正大地看他,想向他靠近,又不敢。 而这时,顾茜却做了她不敢做的事。 顾茜一手搭在了白暮的肩膀上:“怎样?刚刚的饭好吃吗?” 白暮腻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没介绍错吧!” 顾茜装出一副大男孩的模样,经上次白暮说了之后,她再也不敢借用顾楠这个身份“吃他豆腐”了,最多只敢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黄雅莉,走在背后,看着眼前两个走在一起的人。 外人眼里,是两个搭肩的男孩。 在她眼里,她知道,他们是一男一女。 尤其因为她喜欢白暮,所以这一幕在她眼里特别刺眼。 顾茜的手怎么可以搭在白暮的肩上呢? 虽然她知道现在顾茜扮演顾楠,可是....... 想着,她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她咬着嘴唇,看到他们靠那么近,看到顾茜那张笑脸,她忽然觉得...... 有点讨厌...... —— 回到家后,黄雅静躺在床上。 她拿出枕头底下那个未送出的盒子,里面是那条未送出的围巾。 那条她织了好久的毛巾。 她把盒子紧紧抱在怀里。 今天第一次和白暮接触了...... 今天白暮知道她的名字叫做黄雅静了...... 只是,一旦想起他和顾茜靠那么近,她就特别不爽,心里闷的很,不行,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她要警告顾茜,她要警告顾茜不能随便和白暮靠那么近。 白暮不是顾茜的! 她根本不能这样做,想着她拿出手机拨了打了顾茜的电话。 “喂?” 很快,那边接电话了。 “雅静,怎么了?” “......”黄雅静顿了顿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开口,那边见她这么久没有回话又说了。 “雅静你打来怎么不说话了?”电话那头的顾茜懵了,怎么黄雅静怪怪的? “是这样的顾茜,那个......”黄雅静闭了闭眼,一定得说,如果不说顾茜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多么过分,她多讨厌她和白暮那么亲近。 “顾茜啊,以后你的手不要搭在白暮的肩膀上了。” “......”那边安静了一会,随后听到顾茜有点惊讶的声音:“为......为什么呢?男生之间这样不是很正常吗?顾楠和秦朗也是这样,况且我现在的身份是顾楠,我这样对白暮......” “你是女的!”黄雅静大声说道。 “......”电话那边再次安静,显然她的反应让顾茜吓了跳。 黄雅静忽然觉得把一切搞的太尴尬了,她和顾茜是好朋友,怎么现在……她的语气一下子过重了,心里一下子乱了,完了,她调整了情绪说道。 “我意思是,你是女生,虽然你扮演着顾楠,但始终还是要顾及自己是女儿身的事,你和男生靠那么近不觉得自己被吃豆腐了么?” 黄雅静把话说得委婉了。 “哈哈哈哈......”那边传来了顾茜大笑的声音:“我的天呐,原来你是因为怕我被吃豆腐才这么担心啊,傻雅静,放心啦,这没什么的,我和秦朗这也这样啊,而且,我搭着白暮的肩膀一点也没有觉得我被吃豆腐......我反而觉得很开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黄雅静的心紧绷了一下:“为什么?” “笨蛋,告诉你个秘密哦,因为我喜欢白暮!”从小到大,顾茜有什么心事秘密都会和黄雅静说,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黄雅静整个人僵住。 “好了不和你说了,章姨回来了,我去开门给她。”那边顾茜说完挂了电话。 此刻黄雅静呆呆地坐在床上,她的世界万般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