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停在一个地下车库内。 至于是那个车库,许他他是一点都不知道。 她心里无不是在想着绑匪和受害人之间的桥段而心慌慌。 司机肤色比较黑,在光线幽暗的车库里面,脸色不是很好看,他无声下车后,不知道钻去哪儿,忽地,就不见踪影。 许他他一声不吭,望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柯牧言,两只眼睛眨巴着。 下一秒“啪”一声,许他他被一本杂志打脸。 “翻到三十五页。”柯牧言怒道。 纯属巧合,他在家里的茶几上看见了一本封面可爱的杂志,本是无聊随意一翻,却被一篇仿佛是自己写的文章愣住,一看作者名字,许他他。那一刻,他心里五味杂陈,心想一定要把她给揪出来,问个清楚。 一看,发现是摘星杂志,许他他也是好奇,也就听从了。 “那个许他他就是你吧?”柯牧言从头至尾一直都保持挺直腰板,双手交叉护胸的姿势。 “嗯,没错。” 许他他本想继续说几句,柯牧言直言打断:“你是从哪儿知道哪些小道消息的?现在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写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现在的杂志社是不是缺到没有收稿的底线了?” 柯牧言还没有说完,只是,身边的人已经炸毛了。 “这一些不是所谓的‘小道消息’你刚刚进去的那间花店就是我的。虽然我现在很想要钱,但我热爱文字,笔下所写的都是我觉着意义的故事。” 许他他因为情绪激动,面色一阵青一阵红,平坦的胸部上下起伏得厉害。 “虽然我不知道朗马和你有什么关系,不过,我告诉你,我的故事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编造出来的。” 一提起朗马二字,柯牧言的面颊上出现了一丝丝红晕。 他警告她以后再也不要胡编乱造关于朗马的故事。 被赶下车吼,许他他气鼓鼓的出了车库。 她不知道自己所写关于朗马的梦境,其实就是柯牧言。 在他以模特出道后,这个名字便是成为大众中的他,从来不会上综艺或是其他节目,神秘感十足,认真、谦和。私底下,依旧是那个不喜言谈,不爱交往同性或是异性的他。 他是家中独子,父母恩爱无比。自幼放养式的教育,德智体各方面却优秀得不像话,尤爱独来独往,缺少父母、朋友的关心和爱护,造成性格变得冷漠甚至无情。 柯牧言就是朗马。 想通这一点之后,许他他觉着好神奇。 谁都不会想到高冷范的大明星真正的名字,这么的Q,可是许他他知道,她为自己知道这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不禁油然而生几分窃喜。 同时惊奇,梦中的童话世界,居然出自于一个冷淡、无情的男人。 闲余的一点时间,许他他刷了微博,翻着翻着,看见了柯牧言。 原先是一名模特,后来转战进了演艺圈,官方身高一米八五,二十七岁,因为最近播放的一部修仙剧饰演男主而一炮而红。成为了万千少女,甚至少妇或是大妈的理想型男人。 “我的老天啊!”手机险些从手里滑落,顺即,她打电话给罗晓。 许他他:“你上次和我说你男神叫什么?” 罗晓:“哎唷,他他你怎么这个样,柯牧言啊柯牧言,现在最火的那只冷冰山狐仙啊。你不要每天都只知道写小说,栽花种草,偶尔也让自己与时俱进啊。” 许他他:“不说了,挂了哈。” 就在许他他为自己认识大明星,柯牧言而惊魂不定的时候。 手机上出现了最新的一条消息,仅一张照片。 随便一眼,许他他就认出不就是之前那辆路虎吗? 还有自己那张隔着车窗的三分之一张侧脸,而且特意被红线勾勒出来。 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