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他他就是一个矛盾体,柯牧言何尝也不是? 一个明明还装着孩童的自己,却凡事都要学着大人去做。只是希望这样,外婆能够放心她,她自己能够支撑起小小的家。 一个虽然是成熟有魅力的型男,内心竭力藏起童话世界。不想失去童真的同时,生活在逼他去不断的成长、成熟。 在许他他的身上,柯牧言好像看见了梦中自己的身影。 对于许他他来说,妖孽男若是多说点人话、多一点温柔的话,该是不错的男人。 花街的晚上,空气中也是洋溢着快乐、幸福。 从末尾段的收废品站,一条笔直的街道通到火车站,中间没有叉路,两边的法国梧桐树都是笔直的树干,而没有分支。 在这里生活的人们,所追求的是简简单单的幸福。 送罗晓去了公交车站,许他他带着已经变成蜥蜴的阿木回家。 “他他,柯牧言没事了对吧?” “嗯,死不了的。” “他他,你说,之前告诉你,那个从他家离开的那个漂亮女生会是谁?” 阿木不提起,许他他已经忘记还有这码事。 根据阿木的描述: 一清早柯牧言被一阵门铃声吵醒,来者是一位高挑、身材前凸后翘,浑身散发着迷人香水的女人。 两人举止之间亲密,看似关系不浅。 女人从包里拿出了一盒软中华,一根烟的功夫后,给了柯牧言一个香吻,旋即拎着经典款的香奈儿包,踩着十五厘米的玫瑰红高跟鞋走出去。 阿木之所以哭兮兮也是因为那个吻。 许他他听后,脑子一直都在放空,安慰阿木的话说了无数,然而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后来,就默不作声。 再加上,从那之后柯牧言人间蒸发似得,给许他他的感觉就是,眼不见、心不烦,刚刚合适。 只是到了周六,也就是十一月十七号,来了一个怪人。 许他他前脚的打开店门跨进去,后脚一个口戴粉色口罩,看上去分不清性别的人钻进来。 还没来得及说话,陌生人就递来一张白色信封。 许他他好奇瞟了几眼,随即就打开了信封,里面装着六张照片,全部都是自己坐在路虎车内的侧脸,不过,一张比一张放大、看得清楚。 原来这人是柯牧言的经纪人,Coco,中文名,王小明。性别的话,虽然是男,可是摘下口罩和黑格子帽后,上了浓妆的锥子脸,非主流的打扮,活脱脱就是一枚伪娘。 这一趟特意来找许他他,话里话外尽是警告她以后要与柯牧言保持距离。 不然的话,虽没有后文,但是他走之前,丢给了许他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险些让许他他一早上吃进肚子里面的紫薯粥吐出来。 关于被拍照的事情,在此之前,许他他自己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她并不觉着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对于王小明的警告,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生活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其实,变化压根就是没有的事。 当然了,若是许他他刻意排除阿木化为人形和柯牧言的事情的话。 陈梅之觉着这段日子,外孙女时常都心不在焉,旁敲侧击也是没有问出一个能够解除自己疑惑的答案。 看见一位奇装异服的男人出了花店,连忙杵着拐杖走进店里。 “外婆,你今天不是要和王奶奶去上街吗?”许他他将一盆君子兰摆放在门口,说道。 “你王奶奶的孙子回来看她了,我怎么好意思拉她去上街。”陈梅之说道,搬来了一张小板凳坐在许他他身边,“你最近是不是有心事啊?能够和外婆说说?” 许他他蹲在陈梅之腿旁,笑道:“我很好的,外婆,你不用担心。” “没事就好,有事可千万不能够瞒着外婆,知不知道?” 许他他只要看见外婆冲着自己笑,好像瞬间就拥有了全世界。 自从十岁那年失去父母后,外婆就是她最亲的亲人。 许他他很清楚外婆或许已经看见刚刚出去的王小明而疑惑,甚至察觉出什么,不过,她不能够说。 外婆从来都不允许她看一些关于娱乐圈的新闻。 许他他很难想象,若是外婆知道自己最近因为一个男星,扯进了那个被禁止靠近的圈子内,结果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