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如果这场爱情注定万劫不复,为何又要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年华,青春共覆——by颜小绪   静谧的室内,女人身上的馨香若有似无的清新洗发水味弥漫在空中,仿佛织了一个柔软的网,把这房间中所有的景物,全都网在网中央。   当然,也包括床上那个似乎睡得沉稳的男人。   太阳绽开它的光芒,千丝万缕,犹如金色丝线穿透窗帘一角,瞬间给昏暗的室内增添了一丝亮光。   床上的男人微蹙起眉头,酒后剧烈的头痛让他下意识地不敢大幅度抬头,只是微睁惺眼。   眼前的景像,犹如坠入梦境般不真实。   阳光将光线投入室内,犹如一盏探灯,刚好打在床前的人身上。   床前的人背对着他,正动作利索的穿着胸衣,他只看到黑色的带子,犹如攀爬的藤蔓般,缠上娇好的身段。那乌黑的头发,不太长,但直直垂在肩背。   随后,又拿起白色的衬衣穿上,头发甩起的瞬间,那刚好照进来的明媚光线,照在右侧肩膀处。   雪白的肌肤,几近透明,可是,那右肩上突兀的一块疤痕,就像雪白的纸上晕染的墨渍,活生生破坏了一张纸的美感。   头似乎痛得愈烈 ,连眼都睁不开起来,他闭了闭眼,再睁开,室内,只余一片空寂。   刚才的一切,恍若飘浮在空气中的尘埃般,哪儿都看不到。   他想,定是酒喝多了,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境?   于是,再次闭上眼,沉沉入睡…… *   秋意渐浓的午后,街道有些冷清,白花花的太阳也显得有丝无力,所有的一切,全是如此倦怠而慵懒。   突然间从远处疾驰过来的车子,犹如一道白色的闪电,瞬间划破了这份宁静。   街道边上坠落的叶子,也随着车子的滑过而飞旋起来,扬扬洒洒飘飞一阵,继而又落下。   车内,急促的铃声一阵响过一阵,良久,手机才被主人拿起。   “喂?”醇厚而柔韧的声音自车内响起,戴着墨镜的的脸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变动,只是单看这墨镜之下的部分,就能分辨出此男人是如此的好看。   “江总,已经处理好了,对方答应会马上撤了……”   “嗯……”声音轻轻淡淡,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然后收了手机,继续飙着100码的速度在城市中疯狂驰骋着。   白色的Rossion Q1消失于寂静地街头。   **   作为一名记者,不仅要有强烈的事业心与使命感,较强的社会活动能力,广博的知识,还要有新闻职业道德修养,极强的突发应变能力(虽然颜小绪 一直不知道这最后一条该表现在哪里。。。)   作为一名娱乐记者,除了以上这些,还要有足够的八卦精神,要天生对娱乐感兴趣,要有良好的体力和心态,还有的,便是……要会忍与职业操守。   这是“新周刊”老记者陈梦生,对刚入行的小师妹颜小绪所说的一段肺腑之言。   颜小绪记得很清楚,当时,老陈同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将她从头看到脚,然后发出一声似肯定的声音:“作我们这一行的,个子不能太高,太高不易追踪目标……”   颜小绪听着,顿时矮了三分。   虽然,她确实已不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