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你去重华宫找个人,就说是帮我送东西的。”   “重华宫?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提过这个宫殿了,那座宫殿在皇宫最南方,殿前种的是一片梨花树。   “嗯,我知道了。姑姑有什么东西需要代为转交吗?”   “你只需同她说,莫要过分执着于眼前,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嗯,我知道了。”   梨林的尽头坐落着素雅宁静的重华宫,像是不常有人涉足。 沿着一路的芬芳走在梅林里欣赏难得的美景,远远看到白衣女子站在宫门口浅浅笑着像是等候多时,鬓边发丝被寒风微微吹起,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无论眉眼还是目光都那样赏心悦目。   只不过,为什么她和那人诬陷自己的女子长得一模一样!?  “你是?”   “素心,知道你要来,今日是我和姑姑多年前就已经约定好了的时间。”   “奴名沉忆,在此见过姐姐。”沉忆偷偷瞥了她一眼,怎么看都和那日盛气凌人的女子不一样。   “倒是很周到啊,外面风大,你同我一起进来吧。”   “嗯。”   “我在重华宫呆了许多年,这些年也没有见过几个人。丫头,今日倒是有缘,遇见你了。”沉忆闻言只是微微颔首。         因为她早就不是从前的她了,只是还对未来抱有一丝幻想。         沉忆此刻心中怀有疑虑,压根没有注意到时辰已经过了 。   “在想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姐姐同一个人长得很是相像。”   素心沉默了片刻,“那大概是我的孪生妹妹吧,我们俩生来一模一样,我名素心,她唤素云。”   “孪生?”   “没错,她若是有什么地方冲撞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她一向如此。”   “无妨,我起初还以为你们是一个人,但瞧着真是不一样。”       “去偏殿坐会儿吧,既然来了哪里有让你在外面站着的道理。”素心在前面带路,经过正殿的时候余光迅速扫了一眼殿内,没有人影。       “宫里除了姐姐没有其他的人吗?”沉忆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坦率地问道。她并不打算向素心掩藏自己什么。       “还有其他人,只是你不能见。”沉忆没有再说话,一直跟在她身后。         素心沏了杯茶,沉忆在偏殿里四处张望,这里和那些华丽靡丽的宫殿都不一样,所有东西都摆的整整齐齐,但十分简单简陋。 像是长年没有修葺,也没有人气,显得格外萧瑟苍凉。        “确实比较简陋,你且将就着些。”素心示意沉忆坐下,略带歉意。        “无碍的。”   “我想刘姑姑应该托你给我带东西了吧。”沉忆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掌事姑姑确是姓刘。连忙从袖中掏出信封递给素心。 素心接过也不打开,只是放到一边。        “姐姐不打开看看吗?”        “不必了,我知道里面的内容。很多年前我和她就约定好了,今日她托你送来这封信无非是告诉我诺言可以兑现了。”   “我自己也有疑问,你能够回答我吗?”   素心清浅一笑“但说无妨。”    “姐姐在宫里这么多年,有没有自己的原因?”   “算是吧,人在路上走,总是要有一个目标的。”   “那你的目标达成了吗?”   “没有,道阻且长。”素心莞尔一笑,倒也没有丝毫介意的意思。“你呢?有原因的吧。”   “嗯,不过不能告诉你。”   “我并没有想知道的意思,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和我无关,我们不过刚见面而已。”   沉忆仔细打量了她,觉得此人身上带着一种自己独有的苍凉,这所宫院过于荒凉,连带着人身上都带着寒意。   “那要怎么去达成目的呢?”   “我既然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也没有什么资格去同你说,竭尽所能吧。”既然有原因,那就不要放弃。   “多谢。”   沉忆离开时素心并没有出来送她,只是让沉忆代为转告给掌事姑姑说“多谢姑姑这么些年的关切,如今素心明白了。”   至于明白了什么,沉忆很久之后才知道。   沉忆临走的时光素心并没有出来送他,只是也让她代为转告,来表达自己的细谢意 。   “会的 ,你放心。”沉忆一向比较随和,也没有不愿意答应的意思。   走回浣衣局的时候沉忆不禁想起不喜欢这些事情,她任重而道远,还有十年,说长也不长,只是路那样艰难。   在她还是在精神迷离的时,不知道自己竟然出了神,撞到了别人,连忙道歉“对不起。”   “无妨,姑娘走路小心点,免得以后磕着碰着不好。”   “是,沉忆知道了。”她只是忙着道歉,却没有抬头看对面的人,男子嘴角上扬,一目光柔和的看着沉忆 。   “我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也没有想刻意地为难姑娘。”温和的声音听着十分耳熟,沉忆闻言抬头,竟是昨日的沈复!   “原来是沈太医,真是抱歉,是我一时疏忽了。 ”     “又想事情出神了?”   “有些,沈太医是有事吗?” 沈复摇头,微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