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明轩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再次卑微的向顾成璟低头。   已有许多年未曾踏足上阳宫了,不由得心生时过境迁之感。   他厌恶这个地方,可想想昨夜的她,还是进去了。   他不喜欢自己这样,也不喜欢看到她为自己委曲求全的样子。   是啊,墨明轩什么时候都不能做懦夫。   可以战死沙场,也不能躲在宫廷里,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   “朕不曾想过,俯仰天下的大将军还肯向我低头。”皇帝高高在上的样子带着特有的嘲讽、厌恶……   墨明轩跪在冰冷的大殿上静静地看着他,当初那个不受宠的皇子早已成为了心狠手辣的帝王了。   “陛下是否还愿意让末将为国征战四方?”   “朕只是好奇,你是怎么肯再走出重华宫?难道真的是为了她?”顾成璟托着腮,若有所思。 墨明轩依旧一声不吭。   顾成璟笑了起来,指着他说“果然是这样,墨明轩,你早就对她动心了是吗?看来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若是陛下不愿意,末将留在这也没用,恕不奉陪。”   “墨明轩,你未免过于高看自己了,我东庭国岂不是没人了?难道愿意要一个叛国的将军带兵?”   “你……顾成璟,你可别忘了当初……”   “当初?朕和你有过什么兄弟情义吗?朕心爱的女人被你抢走了,你觉得,朕可能会原谅你吗?”顾成璟直接打断他的话。   “顾成璟,你未免高看了自己。”   “你自己何尝不是自不量力,朕如今是九五之尊,若非她心甘情愿地跟着你,你以为,朕会任由她这样吗?”   “你已经有了许素云。”   “是吗?如果你喜欢,朕可以将她送给你,她只不过是和素心长了同一张脸罢了。”   末了顾成璟又补了一句:“反正那个傻姑娘一直以为你喜欢的是许素云。”   “我当初不该帮你的。”   “朕当初不过是因为她才留你一命罢了,可惜了,这些年你不曾对她表露半分情意。”   顾成璟走到墨明轩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如今朕是君,你为臣,当初那些情分早就没了,将军可要摆好自己的身份。”   “不劳陛下,微臣这就离开。”墨明轩站起身,尊严洒了一地。   上阳宫的宫门前,沈复早已等候已久:“你同陛下说了。”   “沈复,我本不该来的,你说我如今这样是不是很狼狈。”   “我还是为你开心,你该迈开这一步的,迟早是要面对的。”   “我想,我注定是要一辈子对不起她了。”   “既然没有机会,为什么不现在说出口,一旦时间长了,误会真的再也解不开了。”   “你呢?那个小宫女?”   “她很好,只是我们之间不可能的,你知道的,我在黑暗里活的太久了。”   那个姑娘那么需要阳光,我给不不了她的。   沈复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劝我之前,还不如想明白自己。”   “我们不一样,她对我并没有那个意思。”沈复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   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沟壑难以跨越。   “你在乎吗?”   “不清楚,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也不知道那样的感觉是什么,只不过有时会忍不住在她困难的时候伸手帮一把。”   墨明轩笑了笑:“原来我们的沈太医有朝一日也会喜欢上姑娘。”   “墨明轩,别打趣我了,你该好好想想自己如今该怎么办。”   墨明轩再次陷入沉默,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走一步算一步吧。”他故作镇定。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不便掺和太多。和你做了那么多年的朋友,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你自己不也是一样,沈复,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反了,你会站在哪一边?”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果然,你沈家满门的忠臣,怎会生出一个逆贼?”墨明轩苦笑,带着一丝自嘲。     “我知你心里有苦,各人有各人的难处,我能体谅你,你也要体谅我,若是真到了那一日,我不会动手的。”   “多谢,不用送了。”墨明轩超沈复摆摆手,带着落寞走开。 旭日初升,沈复抬头看到日光洒在自己脚下的这一土地,不由得心声感慨。   “你一路珍重,我也会保重。”   那个姑娘我会一直护着的,墨明轩,我不是你。   若有一日我自己也发现自己是动了真心,在此之前,在此之后,我都会护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