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男神把我宠上了头条,全网化身柠檬精?
不,这只是宠妻日常,你们又酸了么?
嘤嘤嘤,老公太撩了,今天又是被羡慕的一天!
又苏又暖的都市甜文,分分钟让你体会被宠爱的感觉,宝贝儿们快拿走吧~

请在我的全世界留下

请在我的全世界留下

作者/雨落空城

  28岁这天,她离职,离婚。独自一人带着四个月大的脑瘫孩子,身在红尘,心在地狱,她拉着儿子的手,步步荆棘。人生最低谷,看她如何逆风翻盘,创造属于她自己的奇迹!
  多年之后,她站在镁光灯下接受记者采访,一个记者大胆提问:“为什么选择嫁给他?”
  她目光缱绻望向光线之外的那一大一小,异常认真“从小到大,所有人都逼着我成长,既坚强又能抗,甚至我自己也希望自己成为钢铁侠,但是只有他告诉我,可以软弱一点,依赖他一点,在他这里,我可以是一个女人,可以活的任性自由的女人。”
  本文改编自真实事件

宋溪禾送昱昱去幼儿园,一步三回头,眼圈通红。
厉霆之在旁边握着她的手,轻哄:“没事,很快就放学了,放学我第一时间来接他。”
宋溪禾情绪低落:“终归是有这么一天,他会渐行渐远,不再需要我。”
厉霆之长臂一伸,将宋溪禾纳个满怀:“你有我啊,笨蛋。”
宋溪禾没好气:“你又不是我儿子。”
厉霆之低笑,眼眸流光溢彩:“我不是你儿子,但是我可以跟你一起生儿子。走,咱们回家生儿子。”
宋溪禾:“……”

时光不许我爱你

时光不许我爱你

作者/时珖

  “这辈子你不许爱男人,也不许和女人暧昧!”
  这是母亲给秦笙下的魔咒,可她还是爱上了墨池。
  而他也爱秦笙,她是男人时他爱,她是女孩是他也爱。
  可是命运弄人,不论她是男还是女,她都没有资格爱他。

墨池:“我再说一遍,离我远点,我讨厌看到你!”
秦笙:“可我想看到你啊。”
墨池没有回她,但是给了她一个无聊的眼神,尔后再次要走。
秦笙跑到了他的前面,双臂张开拦住了他的去路,“墨池,你今天不答应我,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墨池的眸光又沉了沉,“我再说一遍让开,别让我更讨厌你。”
下一秒,秦笙咧嘴一笑,“恨都被恨过了,讨厌算什么!”
秦笙从来没觉得自己如此不要脸过,今天她真是刷新了自己不要脸的最高境界。

福尔马林不甜

福尔马林不甜

作者/橘白

  苦味对于南许一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的味道,他连喝咖啡都是最苦的意式特浓咖啡ESPRESSO,二十八年以来他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直到隔壁的甜品师突如其来的闯进他的世界,为他只有苦的世界带来了一丝丝甜,后来他才知道,甜是会让人上瘾的。
  南许一第一次对温也表白,他说:“每个人都有最不能舍弃的爱好,而我最不能舍弃的就是温也。”
  最不能舍弃是你,爱好也是你。

南许一整个人往后一仰,捂住胸口。
“啊——”
“你这个女人好狠的心,把我一个残疾人扔在路边那么久,你现在还骂我是个球。心好痛,好难受。”
“你听……”
温也看着他,如果不是脚踩着刹车,她都想双手抱胸脚踩拍子,看着他演。
她不接他的茬,南许一就自己唱了起来:“你听,海哭的声音~大海的水,就是我的泪。”
温也听着他夸张的说话,一时没控制住笑出了声。
“大海要是你的眼泪的话,那你一大男人也是够爱哭的。”

十年如一,情深未远

十年如一,情深未远

作者/稀饭吃土豆

  很多年后,他又被她耍了,他堵住了她,似笑非笑:“林如一,你为什么老是躲着我?”
  她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盯着他:“顾未远,你要脸吗?我们分手已经10年了,你还缠着我干嘛!”
  “要脸干嘛,我只要你!”
  “……”
  “我从未说过分手,所以,现在你还是我女朋友。”
  “……”

十年前,为了让如一吃到正宗的香蜜雪花酥,顾未远跑遍了全城。
十年后……
小厨房里飘香四溢,香味扑鼻,惹得小唯一都嘴馋了,顾未远端着一盘雪花酥,绕过某小只,送到如一手里。
“这是粑粑为你麻麻准备的,你小子就别惦记了!”
如一捏起一块塞入嘴里,“嗯!味道和记忆里的丝毫不差,只是现在……多了一个小不点来抢食!”
紧接着,如一又捏起一块送到儿子嘴边。
顾未远:“怎么样?老婆大人,还满意吗?”
如一迷之微笑:“顾先生,下次记得做亲子套餐!”
顾未远:“好嘞!我这就去做!”

镜外超人:追妻到地球

镜外超人:追妻到地球

作者/苏俞

  高冷禁欲的超脑物理学家×斗志满分的新人女研究员。
  他是来自平行时空的超能力者,爱情对于他,是象征“退化返祖”的可怕事物。
  她为寻找父母下落,在神秘留言的提示下加入他的公司。
  遇到她之后,他从理智禁欲,到花样吃醋,再到超能力追妻。
  当惊人的秘密和阴谋逐渐浮出水面,是选择步入时空边缘,还是陪你现世清平?
  “即便宇宙混沌,地球洪荒,我依然只会做一件事——等你。”

这天夜里,常年不见星光的市区夜空,出现了满天星辰,甚至银河都清晰可见,公众和媒体都沸腾了。
秦秘书摇着头叹气:“总以为辛总是纯情男儿,没想到却是个天才选手。辛总,您弄出满天星取悦罗意小姐,又为了救她把台风赶回大海,您当心身份暴露。”
辛归辰说:“所以,没有谁比我更适合做她男朋友。”
机器人管家也叹气:“追妻路漫漫,保险第一条。滥用超能力,管家两行泪。”
辛归辰说:“这世上值得冒险去做的事情不多,如果有,那就是因为罗意。”

致我们走过的夏日骄阳

致我们走过的夏日骄阳

作者/清羽

  “孙二娘?”夏凉玩味的看着孙娇娇,轻轻点了点头,“有那么点意思。”
  “哦不是,我开玩笑的!”孙娇娇慌了,赶忙解释,“其实,我平时不这么,不这么,彪悍的。”
  孙娇娇的声音越来越小,昨天夏凉第一次见她她就在骂人,今天又看到她打人,要说平时不这么彪悍,她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
  “是吗?!”夏凉忍着笑。

“伤到哪里了?让我看看!”夏凉吓坏了。孙娇娇不是娇气的女孩子,她都掉眼泪了,那一定是伤的不轻。
孙娇娇深吸了一口气,决绝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你赢了,愿赌服输,我无话可说。你可以把刘昭昭叫回来了。”
“关刘昭昭什么事!”夏凉气坏了,她一直在误会他撮合刘昭昭,她傻,以为他也傻吗?“我是为自己而战!”
“嗯?”孙娇娇茫然的看着夏凉,为自己而战是什么意思?
“我,”另外那两个字,夏凉还是说不出口。干脆把心一横,拉过孙娇娇就亲了一口,“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