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挑衅怎么办?虐回去!
渣男回头怎么办?踹回去!
大猪蹄子要攻略我怎么办?
嗯哼,撩皇帝,我可是专业的!
雨露均沾根本不存在的,他只独宠我一人好咩!
相信小白,拿对剧本,生在古代,你也能活得风生水起!

听说山上有只妖

听说山上有只妖

作者/禾一

  一句话简介:花痴伪道童VS男色狐妖假老道云涯子捡了个女婴,取名云桑。从云桑三岁起就开始了‘坑蒙拐骗’,哦,不,是降妖除魔、捍卫百姓的生涯。十几年下来,假老道成了赫赫有名的道长;小云桑也变成了唇红齿白却满口跑马的‘道童’。一日,师徒俩受邀去捉拿白岐山上的狐妖却踢到了铁板————
  老道士:这妖怪好生厉害,我还是逃吧。
  伪道童:这妖怪长得真好看,想扑肿么办?
  狐妖:哪来儿一对二货?
  禾一:这就是一篇欢脱言情,喜欢的朋友们记得收藏哦。么么哒!

云崖子师父拐走狐妖流渊,云桑天天对着流渊这张极品脸蛋被其男色日渐所迷。
云 桑:师父,传说果然是真的,狐妖都长得极好看!
云崖子:好看也是妖!
云 桑:师父,要是我喜欢上狐妖怎么办?
云崖子:人妖殊途,喜欢上也给为师憋回去!不然打断你的腿!流 渊:你要打断谁的腿?嗯?!
云崖子:误会误会!我是说要小心走路以防摔断了腿。哈哈。
云 桑:师父,您还能怂一点吗?
云崖子:你不怂,你上!
云 桑:好吧,我也怂!
流 渊:别怕!有我在,谁敢打断你腿!
云 桑:狐仙大人,求抱大腿!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作者/沐凝萱

  她是巫山上的一个桃花精,意外遇到高高在上的冰山上神,为他挡了一掌,变得呆呆傻傻,却傻得可爱,九重天之上,总是帮倒忙,惹得他十分头疼,却又无可奈何。
  他是巫山上飞升上神的高冷神尊,也是那个深情内敛,爱了她几百万年的悲情男子。百万年前,他眼看着她为所爱之人欺骗,亲手杀死,只剩一魂二魄,却无能为力,百万年后,他幸而重遇魂魄不全的她,与她一起欢笑,一起打闹,一起寻找失散的魂魄,一起经历情劫。
  我愿用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大梦初醒,我才发觉真正喜欢的人是你,还好,我们可以重新来过,弥补带有遗憾的过往。

“桃夭,你干什么呢,赶紧给我过来。”
得知桃夭准备跳崖,君逸迅速地赶来,就看到触目惊心的一面。
桃夭站在万丈深渊前,背影特别地萧索。
“君逸,你来了,太好了,我以为我到死都不会见到你的。”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赶紧给我过来。”
趁着桃夭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君逸迅速地飞过去将她拉到安全的地方,张口就是训斥。
“桃夭,你是疯了吗,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是,我是疯了,你宁愿相信别人,也不愿意相信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告诉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泪水,一滴一滴掉落在地上,也在君逸的心里激起涟漪,他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我爱魔君多娇媚

我爱魔君多娇媚

作者/扉初

  花染乃西灵山上的散仙,自打她看上隔壁山头的言豫,便是日日失眠,听闻人间有蒙汗药,专治失眠多梦。
  哪知这山里的小妖竟然给她带回来一盆薄荷。
  原想着放在洞里养养也罢,未料这薄荷居然还是成精的小妖。
  不过他长得着实是好看了些……

西灵山。
唉,自从花染变成了薄荷,只觉得这清香的味道经久不散。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真的很想睡觉。
花染:“咱们这是要去哪里旅行?”韶若:“海里。”
花染赶紧抱大腿,哭丧着脸。
“明日头条,论薄荷的一百种死法之淹死。”
韶若突然蹲下来,靠近。
花染捂着自己跳跃的小心脏。
韶若:“嗯,我会亲自提笔的。”
花染:“……”
花染跺着脚,却没看到韶若邪魅一笑。
入海不算什么,吃土还在等着你呢。

夫君大人别找事儿

夫君大人别找事儿

作者/蓝雪心

  在21世纪因为是个孤儿,没背景,被抓到实验室里开发大脑,在大脑数据显示被开发到30%的时候,死在了实验台上。
  悲催的她发现上天似乎可怜她,给了她一个重活一世的机会。她要的不多,能平平安安的活着最好!只是这个身份,在皇权世界,有些尴尬,要好好活着,得抱大腿才行。
  在没有实力之前,她刚好遇见了宁紫晨这个大腿,但是抱大腿也要有代价的,她本不爱惹事,虽然也不怕事,可是她抱的大腿总爱给她找事儿啊!
  宁紫晨永远挂着那张笑面虎的脸,“走,咱们去给夫人找点事儿……”
  岳如歌:“……,夫君大人,妾身真是欠你的……呜呜……”

“去,把这封信送到你们少夫人手里,让她去办。”宁紫晨吩咐属下。
暗卫看着手中的信,哭丧着脸说:“少主,您就别折腾了。少夫人发话了,您再给她找事儿干,她就……就……”
宁紫晨:“就什么?”
暗卫:“就作妖。”
宁紫晨:“你告诉她,不帮我办,我也作妖!”
暗卫:“……”

状元大人腿软了

状元大人腿软了

作者/下雨天

  本是法官,却一朝穿越到古代,还是一个小县令的身上???
  面对一系列啼笑皆非、家长里短、无厘头的案子,看小县令如何用自己的智慧一一摆平。
  步步高升,结交好友,恣意快活。
  遇到一个目中无人的武状元,腹黑县令妙计折服,又来一个帝王君,妈妈呀救命!
  毒舌忠犬冷面武状元VS高冷正直小机灵县令。
  (架空文架空文架空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早朝刚过,曲靖瑶和宋子休同乘一辆马车回了将军府。
他们一前一后回了卧房,刚踏进门口,曲靖瑶冷冷道:“把门关上。”
宋子休依言照做。
曲靖瑶进了内间,双腿盘坐在床上,冷冷注视着站在屋子中央的人。
“进来。”
宋子休不敢迟疑,即刻走了过去。
对上他的双眼,曲靖瑶冷冷道:“和离吧。”
“泥垢了,我究竟犯了何错?你整天嚷嚷着和离!”
“今天上朝,你和楚黎眉来眼去,我都看见了。”
“那不是……”
“还敢狡辩?”
见曲靖瑶又要暴走的架势,宋子休大怒:“女人,你别以为我没有办法对付你!!”
他撸起袖子,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