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又是一年中秋月圆时,小白来给大家送月饼了!
玛丽苏馅,杰克苏馅,狗血馅,抓心虐肺馅,甜宠馅……
小可爱们喜欢的口味,小白这里都有哦,快快点击阅读吧!

我被大佬锁死了

我被大佬锁死了

作者/云星

  C大学生皆知,新生里来了位脾气很不好的纪少爷,这位爷背景过硬,脾气火爆,谁惹谁倒霉。
  此爷敢在校长室嗑满地瓜子,敢在教导主任面前揍人,敢把班主任胡子剪光,上房揭瓦无恶不作,所到之处令人闻风丧胆寸草不生。
  后来传闻,这爷看上了同班的某个女生,壁咚人家的时候被骂了一顿,还挨了一巴掌。
  就在大家以为C大即将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的时候,纪少爷顶着辣眼睛的巴掌印,笑的像个傻子一样宣布:“蓝倾羽,我罩的。”
  从此大家都说,这位爷从良了。
  狂躁戾气校霸VS精分治愈小仙女~
  心理学双大佬的爱情博弈,这三千世界,也不及你眉间点点星河。

中秋节将至,蓝倾羽亲手做了月饼送给宋葭,后者拿到月饼逢人就夸自家姐妹。
于是在放学后,蓝倾羽被纪星河拦下。
纪大爷二话不说一盒月饼直接递了过去。
蓝倾羽:“?”
纪大爷无比嚣张的说道:“拿着,月饼,我买的。”
他又说道:“礼尚往来你懂?”
蓝倾羽懂了,于是第二天一盒月饼送到纪大爷面前,宋葭经过瞅了一眼,问:“这不是你自己买的吗?”
纪大爷仔细一看,还他妈真是他买的那份,标签都没撕。
于是他被宋葭狠狠嘲笑了一番,气急败坏的去找蓝倾羽算账。
蓝倾羽无辜:“不是你说的礼尚往来吗?”
纪大爷吐血。

当我遇见你

当我遇见你

作者/又绵

  活动结束后,一个记者从一群人中杀出重围,将话筒举到谭浅嘴边:“请问你是否已婚生子?孩子父亲是谁?”
  闪光灯下,潭浅全身首饰闪着耀眼的光芒,她莞尔一笑,径直向停在红毯前方的一辆跑车走去。车门大开,走下来一个西转笔挺,面容有些眼熟的男人。
  她挽上他的胳膊,转身对身后闪个不停的镜头说道:“他就是那位愿意和我虚度时光的人。”
  ……

谭浅九月的行程中,有场戏跟中秋节相撞,为了让她安心拍戏,叶声安提前说过会去片场陪她。
他抵达时,谭浅刚下景。
瞧见日思夜想的人后,顾不得身旁还有工作人员,张开手便扑了上去。
叶声安稳稳的接住她:“中秋快乐。”
他蛊惑低沉的语气像是在同她说“情人节快乐”。
谭浅正想吻他,突然惊觉某崽不在,“小醋坛呢?”
“他…非要去上奥数。”
“他才四岁!”
“嗯,小小年纪很有抱负。”
“……”
叶总为了二人世界真是不折手段。

小才女诱神记

小才女诱神记

作者/马四两

  “女追男隔层纱”,这话放在钱彩彩身上就没有应验过。她为了追求程天禄使尽浑身解数,写情书送水,偷抱偷亲耍流氓……花招百出,智慧用光。终于抱得美男归时,真相来得猝不及防……
  原来,美男不是人,他是神也是兽,真身貔貅,不但体液含香,而且会拉黄金与钻石……如此神通的“财神爷”竟然就被平凡的小白领勾搭到手。当跨种族的恋爱牵手成功后,钱彩彩发觉她面临的麻烦更多了……
  现代版人神奇缘,许你一段不一样的爱情体验。
  文风轻松/情节逗趣/阅读嗨皮/求加书架/求被包养

中秋节这天下午,女主钱彩彩慌里慌张的找到男主程天禄。
“把你运气传我点。快,救急!”
男主没甚表情的瞥了她一眼,“先将理由交代清楚。”
“这个,我和人打赌,赌赢了有奖品。”女主趴在男主膝盖上撒娇,“你就传我点运气嘛,又不会少块肉!”
“我拒绝。赌博有害身心健康。”
女主很苦恼,挠了挠头,“可是奖品是螃蟹啊!你不最爱吃吗?”
男主将健壮的手臂伸到女主面前,“咬两口,咬到血你的运气会更好。运气拿去,把螃蟹带回来!”

亲爱的乌贼先生

亲爱的乌贼先生

作者/千奇

  她苏郁当红青春短篇作家,在最近大热的app“交换日记”上匹配到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男生。
  那名男生居然是当红艺人“路远”,而这个男生却有一个隐藏的身份。
  在她以为这名即将退役的警察很熟悉的时候,“路远”发来信息,约她见面。
  “路远”和陆一航两人居然长的一模一样是什么鬼?
  一个是当红艺人,一个是退役警察一个性格多变,一个冰冷带刺她甚至怀疑这两个人其实就是一个人,直到——
  万众瞩目之下,她的狼狈尽数被他收入眼中,他毅然决然牵起她的手,并且告诉她,“苏郁,我不想当别人眼中的星星,我只想成为你的月亮。”
  退役警察冰冷带刺,但带刺的,除了爱情与玫瑰,还有荆棘花。
  荆棘给别人,花都给他。

 两人在这夜色旎人,灯火通明的晚上,坐在这后花园里抬头看着月亮。
满桌的柚子,月饼……以及那树上挂着的灯笼,都让她期待不已。
“中秋节你把我带来这里干什么?”苏郁带着期待的眼神看向陆一航。
“一年一中秋,圆月圆相思。”陆一航的一句话,让苏郁羞红了脸。
陆一航在手机上点了一下,没一会满天烟火绽放开。
看着皎洁如圆盘的月亮,以及用烟花汇集而成的“Marry Me.”
“苏郁,在这有美食,美景,还有嫦娥的见证下,嫁给我好吗?”

茗茗喜欢你

茗茗喜欢你

作者/茗致

  年级大佬苏景瓷,出了名的学习好,爱运动,守校规,老师心头的白月光。
  后来,有人发现了大佬隐藏的属性——护犊子。
  再后来,有人发现大佬护的犊子是班上的假小子初茗。
  校运会上,初茗捧着瓶水蹦蹦跶跶跑到他身边:“听人说你护着我?”
  苏景瓷接过她的水灌两口,瞥她:“我护的是犊子。”
  “我是啊我是啊。”初茗双手举高,原地蹦两下:“我是你的犊子啊!”

月圆圆,人团圆,男主女主共缠绵。
中秋节,苏景瓷和初茗依偎看月亮。
没过多久,他们身后悄咪咪凑过来了一个少年。
萧宇昇看着腻歪在一起的二人,酸了吧唧道:“是谁秀的恩爱,刺痛了单身狗的膝盖。”
二人听见他的声音,回头看了眼,直接无视,继续看月亮。
萧宇昇痛心的捂住心口,“是月亮不好看,还是月饼不好吃,我非要来这里吃狗粮。”
哀嚎两声,他拿出月饼,准备安慰一下自己这个单身狗。
结果还没吃到,月饼就被人抢走了。
苏景瓷:“茗茗,这是我给你买的月饼,你尝尝。”
萧宇昇:“?”
单身狗还不配吃月饼了么?
说好的为兄弟两肋插刀呢?
为了女朋友,插兄弟两刀?

被光芒簇拥的他

被光芒簇拥的他

作者/鹿街山奈

  圣诞节那天,她带走所有了东西,只留给他一屋子松节油的味道。
  这段感情他说是她先招惹的。
  可不就是嘛,她主动招惹、强吻、放弃保研跟他去上海。
  他本是个风流的人,从不顾虑他人的想法,却唯独喜欢上一个油画师。
  她说:陈栩谦像马桶圈,坐久了才会热,我总不能一辈子坐在上面吧。
  感情意味着万事都没有“何必”两个字。
  时隔三年,一场蓄谋已久的重逢,没有何必,没有何苦,就只是不甘。
  他不是过不了她那一关,只是过不了自己给出的心。

中秋这天,卜善支着画架正在作画。
可有人总是和她作对。
陈栩谦夺过她手中的画笔,说:“别画了,赏月呢。”
“你知道我的中秋愿望是什么吗?”
“是什么?”
“只想为你画一幅画。”
“为什么?”
“因为今晚所有人都在欣赏天上的月亮,而我只在欣赏你啊。”
卜善:说句人话你会死吗。

独家影后:BOSS今晚热搜见

独家影后:BOSS今晚热搜见

作者/咕咕鸡

  渣男老公出轨,还恶人先告状,她可不是任谁都可以欺负的主。
  去趟酒吧喝个小酒,竟也能失身给前夫的上司。
  好吧,那就好好利用一番,报复一下渣男吧。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个上司竟不是好惹的。
  “黄先生,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你说呢?”

总裁夫人:“老公,中秋到了,我想去月球旅游。”
总裁:“为什么中秋就要去月球旅游呢?”
总裁夫人:“因为我想当一回嫦娥仙子呀!”
总裁:“那你带上我吧。”
总裁夫人:“你去干嘛呀,难道你也要当嫦娥仙子?”
总裁:“不,你是嫦娥那我就是玉兔啊,我们这叫私奔到月球!”
总裁夫人:“......”
小白有话说:史无前例的尬,请你们说人话!!

余生是你,糖也是你

余生是你,糖也是你

作者/木木雨巷

  初见江竹昀那天,六月晴好,骄阳似火。一场哗众取宠的演讲,一篇洋洋洒洒的作文,十七岁的宋织繁就此记住了一个轻狂少年,自那之后,便心有所念,日有所想。
  初见宋织繁那天,九月微凉,夜色如诗。后台的匆匆一眼,无心旁听的几句简单对话,二十二岁的江竹昀有幸一睹a大校花的风采,从此便念念不忘,如坠深渊。
  跳脱霸气的明媚少女,随性略不正经的逗趣少年。青春的光景,热恋的甜蜜,故事的开始啊,婉转动人,情真意切。
  “江竹昀,等我毕了业,你娶我怎么样?”
  那时候,风很淡,云很轻,年少的我们,目之所及,皆是未来。
  历经苦涩的国民女神,几经沉浮的商界新贵。经年已去的无奈,虐心深情的拉扯,故事的后来啊,默默背离,各自辗转。
  “宋织繁,这么多年,我去了很多地方,看过了很多风景,走过了很多路,经历了很多事,可再也没有遇见一个如你一般的人。”
  如今,风依旧很淡,云依旧很轻,可这世间,万般皆苦,唯有与你共渡。

宋织繁靠在江竹昀的肩头,看着那一轮明月,心里有丝丝甜蜜,但更多的是平静。
从相识到今天,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年轻时的拉扯,流的眼泪都已经是回忆。
“走吧,起风了,外面冷。”江竹昀拉着宋织繁从台阶上站起来。
“再看一会呗,今天中秋啊。”
“月亮每年都有,一辈子那么长,哪年都能看。走了!”江竹昀笑了笑,攥紧了宋织繁的手回了房间。
月光温柔撒了一地,远去的背影,亲密无间,怎么也分不开。
小白有话说:每一个字我都认识,但连在一起,我……

不可控

不可控

作者/凉久

  季炀是个隐形妹控。
  直到有一天,遇上了叶非白后,他发现自己不只是一个妹控,还是一个爱吃醋的‘妻控’。
  某日,叶非白重感冒发烧都死不请假。
  季炀在电话里气道:“如果你想气死我,你就来上学!”
  叶非白一点也没有犹豫的挂了电话,并且拿着书包去上学了。
  —————
  妹控妻控各种控毒舌霸道攻VS体软声软各种软温柔体贴受

叶非白和季炀在一起之后,发现一个问题。
  不管节日大小和意义,季炀总能把它过成情人节。
  今年中秋,他和季炀回季家吃饭,一路上,叶非白都十分担心这货借口把他拖进酒店,行情人节不轨之事。
  谁知道他特别安分,到季家之后,对叶非白暧昧一笑:“晚上给你一个惊喜。”
  叶非白温和的笑:“……好啊。”
  然后当天晚上,洗完澡准备被拆吃入腹之前,他就看到一束用月饼做成的花束,散发着甜腻蒸熟的香味,被季炀送到他手里。
  叶非白:“……”
  妈的,季炀真的是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