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520,如此难遇的告白好日子,无论是单身的还是恋爱的你,都一起来吃一口总裁大人发的绝美狗粮吧!

强势婚宠,总裁大佬请放手

强势婚宠,总裁大佬请放手

作者/baby魅舞

  传闻霍家的二公子霍衍暴戾,阴翳。
  传闻霍家的二公子是一个移动的冰山,谁的面子也不给。
  传闻霍家的二公子吓跑了无数名媛,皆因他压根不喜欢女人。
  ……
  某日,京城第一狗仔拍到一张照片,霍家的二公子把一个女子摁在车内激吻,眼神温柔缱绻。
  霍衍:白浅言,我曾经以为我这样的一生没有任何意义,活着就是浪费所有的空气,但是,老天带我不薄,你就是我的药,是我一生恳求的所有温暖。

 白浅言说完,眼神渴盼的望着霍衍。霍衍眸光一沉,淡淡道:“赌什么?”“赌我会追上你。”“呵……”霍衍甩开手,指腹的温度顿时消退,他有些不适应的皱了皱眉。“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没感觉。”白浅言快速道:“但是给我机会,让我展示自己的优势,说不定我们很合适。”霍衍挑眉:“……”“你用手段赶走了很多人了吧,如果我走了,肯定还有别人,难道这样一直下去,你不觉得烦?”霍衍道:“说下去。”白浅言心头一喜:“与其不断的去赶走别人,不如利用好一个人,而我,就是你可以选中的最佳对象。”霍衍冷笑:“白小姐可真是狂妄。”

腹黑萌宝,爹地求婚请排队

腹黑萌宝,爹地求婚请排队

作者/温若离

  五年前,洛靳晨为了白月光逼她离婚,她绝望之下本想就此和他一别两宽,却不想对方只想赶尽杀绝,漫无边际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一刻,乔宁心头只剩对那个男人的恨;
  五年后,女人带着萌宝华丽归来,机场一瞥,洛靳晨眼眶通红,将人堵在墙角:“乔宁,你没死。”
  女人笑靥生花:“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我是乔宁的妹妹,乔念念。”
  重逢后,记忆中的人不再,取而代之的女人更美,更锋利,更……动人。
  “我不管你是谁,都必须留在我身边!”
  下一秒,女人身后,小包子钻出来:“臭男人,想娶我妈咪,排队去!”

重逢后,记忆中的人不再,取而代之的女人更美,更锋利,更……动人。  “我不管你是谁,都必须留在我身边!”  下一秒,女人身后,小包子钻出来:“臭男人,想娶我妈咪,排队去!”

亿万独宠,帝少娇妻狂上天

亿万独宠,帝少娇妻狂上天

作者/木九九

  白思韵,百年世家白氏集团的大小姐。
  二十年前,白氏遭大半个远城的企业围攻陷害,导致破产,她爷爷被陷害入狱,死在了牢里,爸爸辞去了远城商会会长的位置,带着全家出国远走,在远城销声匿迹。
  为了给家族复仇,白思韵重回远城,创公司,撕仇家,简直快意潇洒。
  穹川集团的执行总裁?帝氏家族最小的少爷帝昇?
  “我管你穷川富川!惹了我白家,我照撕不误!”
  “老婆,咱们不打不相识啊!”帝昇邪魅一笑,冲白思韵抛了个媚眼儿。
  “谁跟你不打不相识……哎哟……”
  “老婆,怎么了?”帝昇窃喜喜地赶紧上前扶住白思韵。
  “还有脸问怎么了?你能不能让老娘歇一晚上!?”白思韵扶着自己的腰哀叹……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白思韵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冷了起来,男人忽而慢慢站了起来,一双深邃的眸子里似乎聚起了某种骇人的风暴,她下意识想退开,却被男人忽然抓住了手腕狠狠一带。“你不是问我想要出什么条件么?”男人一字一句冰冷至极道,“就要你如何?我要你,做我的地下情人。”

妈咪留步,爹地喊你要三胎

妈咪留步,爹地喊你要三胎

作者/鱼子酱

  她被家人陷害出走六年,华丽蜕变后携子归来,誓要让那些害过她的人,双倍奉还。
  怎料某男灵魂质问,让她哑口无言。
  “孩子是谁的?”
  贝思看着眼前这位曾经只出现在传说中的霸道男人,心虚的别开了脸。
  ……
  “妈咪想开家医院。”小男孩认真的将母亲的心愿告诉了霸道男人。
  “马上把三院过到贝思名下。”季钦毫不犹豫。
  “妈咪喜欢人体标本!”
  “去收购几具木乃伊回来。”
  “妈咪还说,想给我要个妹妹,我已经选好了,妹妹的爸爸要是沈叔叔!”
  “哦?是吗?”沈叔叔?
  季钦看着眼前这坑爹的小兔崽子勾了勾唇角。
  当天晚上,某女完全是在被迫要三胎的过程中度过的……

“妈咪还说,想给我要个妹妹,我已经选好了,妹妹的爸爸要是沈叔叔!”  “哦?是吗?”沈叔叔?  季钦看着眼前这坑爹的小兔崽子勾了勾唇角。  当天晚上,某女完全是在被迫要三胎的过程中度过的……

蒋少,追妻套路了解一下

蒋少,追妻套路了解一下

作者/黑糖奶盖

  蒋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看上的女人还有一个白月光。
  而且这个白月光衣冠楚楚,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他向来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万万没想到这回想沾了,那人竟不喜欢他?
  “追妻这个事,要有套路...”一次采访中,蒋濯洋洋得意的分享道。
  “那你说说,你用了什么套路?”钟千夏横眼看他。
  “大概就是,足够分量的深情吧。”

“我可以不干涉你与其他人交往,但言川不行!”蒋濯的语气有些冷,言川那天的话一直在他耳边环绕,说完全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钟千夏的神色也暗了下来,她不喜欢活在别人的掌控下,更别说和蒋濯两个人早有约定。她能允许他偶尔冒出头的占有欲,但绝不允许他左右自己的选择。“我想和谁在一起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认为我只要提前告诉你,就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钟千夏和他拉开了些距离,冷着脸说。她不明白蒋濯一向进退有度,今天抽的是什么疯。他们两个凑在一起,不过就是个寂寞时候的伴侣,牵扯太多对谁都不好,这个道理她明白,混迹情场这么久的蒋濯更应该明白。